女大学生的遭遇-校园激情



>我是一名在校女生。我有过刻骨铭心的教训。我想用它来告戒女同学们。怎样分清人和狼。 一、 情窦初开 进入大二了。由於我的美丽,在学校有了一些名气。不断收到求爱信。也有的当面对我示爱。我像一个骄傲的公主,俯视着追逐在身後的一群男生。 在一群的追求者中,不知什麽时候,加入了一个特殊人物。他是老师,是一个从日本留学回来的博士。尽管长的不怎麽样,但他头上的日本博士的光环总显示着他和别人不太一样。 「冠文同学,你这篇论文写的还不错。在修改一下。请你下午下课後,到我这来一趟。」在我印象中,他是这样开始的对我表露爱慕的。 下午第二节课後,我到了他家。学校教工宿舍十分紧张。由於他是从日本回来的博士,学校特别优待,分给他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很小,小厅才5平方米多一点。大房间也才10平方米。但对於同龄的青年老师来说,那已经室天上人间了。 他递给了我一杯冰可乐,顺手在我的手背上拍了拍。「今天太热,先喝点凉的,去去汗。看,衣服都湿了。」 我像别的女学生一样,穿着校园流行的吊带衫。黑色紧身的略似透明的薄丝衣紧紧裹着我苗条的身躯。把胸脯的曲线勾画的淋漓尽致。一尺八的腰围楚楚动人。下身一条宽松的短裤,露出我引以为自豪的雪白漂亮的大腿。 他又热情的拿来一块毛巾,一只手递给我,另一只手在我的肩膀上抚摩了有把。「快擦擦汗。」 我没有介意他连续的狎昵动作。男生们经常假装不介意的在我们裸露的手臂、肩膀上碰一下,摸一把。女生也为自己的身体能吸引男生而自豪。也高兴假装没在意。 见我没有反对,他放开胆子做在我的旁边。一只手似乎无意的搭上了我的大腿上。我心里不由的一动,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可对於老师,我不好有不礼貌的表示。只好假装用湿毛巾擦了擦脸和胳臂。然後递还给他:「谢谢老师」。顺势移开了大腿。 「我给你的信收到了吗?」他问道。 「信,什麽信?」我如坠五里云雾,莫名其妙。 「你一定经常收到别人的信吧。我猜有的你根本没拆开看。 他说对了。很多男生给我写求爱信。好多高年级的,和研究生,我都不认识。所以有好多我根本就没有拆开看。难道——?可他不是学生,是老师啊。 「汗下去了吧。那我开空调了啊。刚才你浑身是汗,我怕吹着你。」他关心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我真有点窘促不安。 他拿起了我的作业,说是论文,其实就是篇作业,坐在我身边。他的肩膀掂在我的肩膀後面,似乎我半靠在他身上。把作业摆在我面前,慢慢的讲起来。 他的肩膀在我的肩膀上不断摩擦。他露在短袖外面的胳臂,手臂,不时的碰上我裸露的胳臂、手臂。他的手不断拍着我的手。 我心里不时生起异样的感觉。汗又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乳房微微发涨,感觉乳头也好像挺了起来。脸上好像发烧,我知道一定是脸红了。好在借汗和热,掩盖了脸红。要命的是下身也有湿乎乎的感觉。 在舞会上,男生经常趁机使劲搂我们,用胸脯蹭我们的乳房。搂在腰上的手也不老实,常常在我们後背上摸来摸去。有时甚至摸到我们的底裤腰上,还拍拍我们的屁股。那时也有这种心跳脸红的感觉。可那是在活动中啊。 尽管开着空调,我还是不停的出汗。老实讲什麽,都没听进去。我心里明白了,说讲作业只是借口。这样的借口男生也经常使用。他是想和我在一起。我脑子里在想,他给我写过信?会是什麽内容呢? 不知道他是不是讲完了。总之,他站了起来。 「哎呀,这麽晚了。食堂怕没饭了。」他看了看表,吃惊的说道。 「这样吧,我们出去吃吧。我请客。」 我也站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什麽才好。乳头挺立着,把吊带衫顶起两个小花蕾。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胸脯一眼,眼角又在我胸脯上的两个小花蕾上停留了一下。 「走吧。」 我也不知道这麽就昏昏沉沉地跟在他後面。出了校门。来到一个幽静的餐厅。坐进一个情人卡座。 我心头乱跳。他摸着我的长发,给我讲起他在国外的见闻。 「我到过很多国家。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有一条街,有着名的橱窗女郎。」 我不明白的看着他。 他的手还在抚摩着我的头发,偶尔也落在我的肩上,轻轻着抚摩着。 「橱窗女郎就是女孩子站在橱窗里面,让人们挑选。」他看到我困惑的眼神,解释到。 「比如看中那个女郎,你就可以敲门进去。当她把窗帘拉上的时候,橱窗上的红灯就灭了。红灯区就是一她们窗户上的红灯得名的。」 不知道什麽时候,他的手不再在我的头发上,而是不停的抚摩着我的肩膀、後背。我一动也不敢动。每当他的手抚摩过我裸露的肩膀、胳臂时,都有一种麻梭梭、痒梭梭的感觉。 饭上来了,他吃的很少,讲了荷兰的红灯区,讲了德国的红灯区,讲了法国的红灯区,讲了英国的红灯区,讲了新加坡的红灯区,讲了香港的红灯区,-------。他的手不仅抚摩了我的肩膀、胳臂,後来发展到大腿。 我也吃的很少。我一直在听,没有插话。乳房涨的隐隐作痛。乳头拚命向外挺立。两腿之间湿乎乎的,下身有一种往下坠的感觉。腰也酸酸的。浑身肌肉一阵一阵的发紧。 不知道饭是怎麽吃完的。但他还没有回去的意思。又摆上了咖啡和果盘。灯光暗淡下来,十分柔和。他继续讲着他在国外的见闻。在我的後背、裸肩上游弋的手,不知道怎麽开始的,还伸到我的吊带衫里面,抚摩着在我光滑的後背。另一只手,不住地抚摩着我的大腿。并不断的从短裤裤口探进去。有一次,甚至触到了底裤边缘。我不由的躲避了一下,他才停止了继续的深入。在他的抚摩下,我的後背和肩臂不时感到又麻又痒。大腿不由自主的绷的紧紧的,尤其是大腿根,肌肉紧张极了。乳房又涨又痛,好像膨胀起来。乳头高高地顶起衣衫。下面的底裤更湿了,紧紧地贴在阴户上。我知道该拒绝,可又不希望他停止下来。矛盾的心态使我没有任何动作的表示。 他看到我是那样的温柔,不由的加大了动作的幅度。一把把我搂入怀中。「我爱你。」随着这三个字的迸出,他的吻雨点般的落到我的头发上,脖子上,肩膀上。原来在大腿上的手叩在我的小腹上使劲的揉搓。我像征性的挣扎了两下。但在他狂风暴雨般的爱抚下,是那麽的无力、无助。 我浑身不住的颤抖,小肚子在他大力的揉搓下,一股暖流涌起。只冲胸间。在这股热浪的冲击下,我不由自主的使劲挺起胸脯,两臂向上扬起。使已经膨大的乳房高高挺立起来,乳头的轮廓分明,特别诱人。 我的动作似乎给了他什麽暗示。他的手猛的伸进了我吊带衫的下摆。直接在我平滑的小腹上大范围揉搓。狂烈的吻落在我的脸上,堵在我的嘴上。堵的我喘不上气来。小腹上的手动作越来越大,不断的扫过我的乳峰。尽管还隔着乳罩,还是激起有阵阵令人振抖的颤栗。他的手还一次又一次地向下伸延。从裤腰伸了进去,在肚脐下面的大力揉搓,使那股热浪又冲向大腿之间。在这股热浪的冲击下,我又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腰,使劲的挺腿。 我的嘴被他堵的喘不上气。浑身都是触电般的感觉。他的手在我涨痛的乳房上使劲抓捏,一阵比一阵强烈的痛楚从乳房上不断传出,使我难以忍受,可痛楚又带来一种特别美好的感觉。越是涨痛的难以忍受,这种美好的感觉越是强烈。小腹象烈火燃烧,直烧的大腿根涨涨的。肚子的下坠感变成了坠痛,牵着腰一揪一揪的疼。还有一种痛经的感觉。在烈火的燃烧下,下身的疼痛好像在昇华,带来一阵阵快感。我不住的喘着粗气,浑身乱窜的热浪使我头晕目眩;燃烧着我的神经。根本理会不到他的双手再做什麽。 我的不自觉的动作显然激发了他更加强烈的慾望。他的一条腿压在我的双腿上,全身向我压了下来。我在他身子下面,一片黑暗。我觉的被他揉碎了。他压的我浑身象脱了关节一样。我拚命的摆开着头,才能在他的挤压下喘上气。他胯间有根硬硬的东西,顶撞着我的下腹和大腿,咯的酸痛酸痛的。 他下面的手伸进了我底裤。下面一股刺痛清醒了我的神经。原来他下面的手在拚命的揪我的阴毛。上面的手也正在向我的乳罩里探索。我不由的打了个冷战。身上所有美好的感觉瞬时间无影无踪。浑身酸痛酸痛的无法忍受。各个关节好像都被扭转了样又酸又痛。,乳房疼的像要涨裂。腰上象被拴了个千斤坠,拉的要断裂一般,坠痛沿脊梁上下窜。肚子燃烧的感觉变成冰一样寒凉似地从阴部烙进里面,产生剧烈的经痛。无法忍受的痛苦使我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我在他的身子下面拚命挣扎。我这时才体会到什麽叫小女子。在他沉重身躯的压迫下,我的挣扎使那样的无奈。我拚命在保护我最隐秘的地方。一只手拚命抗拒着他上面的手对我乳房的进攻,一只手拚命阻挡他下面的手对我阴道的进攻。我拼尽全力的扭动着身体。不让他的手到达他想到达的地方。嘴里不住地哀求:「不、不,不要。」 尽管他的进攻受到我拚命的反抗,可他似乎没有感觉的我的变化。下身一下又一下向我的下面猛烈的撞击。他坚硬的下身不断捅撞在我的下腹上,大腿上,会阴上,带动他整个身躯在我身上狂暴的起伏。我觉的我的骨头被他压断,碾碎。在他一下一下的重压下,我的胸腔被撞的一股一股的冷气向上冲,冲击着喉咙,我不由的微微张开嘴,让这一股一股的气喷出来,不自觉的一声一声的哼着:「啊、啊,——。」 随着他的下身的坚棒的几下猛烈的跳动,他终於停止了剧烈的蠕动,手也不再使劲的揉搓抓捏,一下子软软的爬下来,把我瓷瓷实实的压在身下,不住的喘着粗气。我全身象突然脱力一样,总算等到了暴风骤雨後的宁静。我在他的身下无力着也喘着气。他下身的坚棒慢慢的软了下去。 他终於慢慢的从我身上爬起来。我全身象散了架一样,酸痛的不能动弹。依旧歪斜在卡座上。眼泪不住地从紧闭的双眼静静的淌下。身上衣衫不整。一边的肩带滑落下来;下摆高高的圈起,乳罩的下沿若隐若现。短裤也被剥下一截,露出内裤的裤腰。整个腹部都暴露在温柔的灯光下。肚脐随着我的抽泣一起一伏。裤腿也向上卷起,露出我白白的两条大腿。大腿上,肚子上都留下他掐捏的青紫痕。脖子上,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紫红色的牙痕清晰的印在我雪白的肩膀和细长的脖子上。脖子扭动痕困难,像落枕了是的。 他轻轻的把我扶起来,嗓音沙哑,一直说着道歉的话,可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我就想大哭一场。可是虽然在卡座,外面还是人来人往,我不敢哭出声。只能不住地小声的抽泣。 他给我整理好了衣衫,不断轻轻着抚摩着我的每一寸肌肤,并且隔着衣服轻轻地抚摩着我的乳房,隔着裤子轻轻地抚摩着我的大腿根和会阴。我没有理会他,依然捧着脸哭泣着。反正他已经摸遍了我的全身。再摸不摸也无所谓了。好在我最隐秘的地方没让他直接摸到。总算保住了乳房和下身,他的手没能直接接触我的秘密区域。随着他的抚摩,特别是对乳房和会阴的抚摩,又有暖流扩散开来,我紧张的神经慢慢的松弛下来。 他把凉咖啡递给我。我实在是口乾舌燥。就一口气喝了下去。心情逐渐平静下来。依然抽泣的说:「再给我点凉可乐。」 他把他的凉咖啡一饮而进。又要来了咖啡和可乐。 在他温柔的抚摩和安慰下,我终於停止了哭泣。他连续喝了几杯热饮,嗓音才不再沙哑。「天很晚了。就住到我家去吧。」他说。 我坚决的摇了摇头。把身子坐开。使他的手再也够不着我。他只好停止了对我的抚摩。「送我回宿舍。」我用不容质疑的语气说。 他点了点头,没敢再说什麽。 深夜我才回到宿舍,赶快洗了洗下身,把湿的底裤换下来。 躺在床上,不住的想着他讲的故事,和晚上的经历,不停着揉着乳房和小腹。想松弛痛涨的胸脯和下坠的小肚子。 就这样,不知道什麽时候才昏沉沉的睡着了。 二 第一次失去 直到周五的晚饭後。伟在我从食堂回宿舍的路上截住了我。 「冠文。我一直在找你。你那篇作业我看完了,做了一些修改。你拿回去吧。」其实我根本没有什麽作业在他那里。很明显,他是在找借口把我和同学分开,要和我单独在一起。 碍着同学的面,我实在无可奈何。只好和同学们说:「你们先回去吧。哎,帮我把饭盆拿回去呀。我去取作业。」我暗自下决心,这次决不和伟再那样了。 进了伟的家,他把我让到沙发上,顺势坐再我身边。我马上机警的坐开了,和他保持一段距离。使他不能够着我。 他尴尬的笑了笑,站起来给我倒了一杯可乐。「你是不是躲着我呀。」 我假装不明白,「没有啊,我为什麽躲你。我们又没什麽。」 「文,我真的离不开你了。住到我这里来吧。」说着向我扑来。 「不行,」我使劲挣开他说:「我还小呢。我才20,还不想找朋友。」便说我便摆脱他,向门口跑去。 他从後面一把抓住我,使劲把我搂进怀里。「可我舍不得你。」 我在他怀里拚命挣扎。他有些恼怒。猛的把我一只胳臂向後狠狠的扭去。肩肘炸出的疼痛使我半身酸麻。 「我不会放你走的。」他恶狠狠的说。扭着我的胳臂把我推进卧室,推倒在双人床上。 我刚想叫,他猛的扑倒我身上,把我面朝下压在床上。狠狠的摁着我的头。把我的鼻子和嘴按在褥子上。我叫不出来,也无法呼吸。挣扎了几下就陷入窒息。他揪着我的长发把我的头拉起来,我刚想大口吸一口气,他就把一块手巾塞倒我的嘴里。紧跟着又把我压在床上,他坐在我的腰上,使劲把我的胳臂扭倒在背後,用绳子紧紧的捆了起来。然後他把我掀过来,让我仰面朝天。 他刚把我掀过来,我就抬脚向他狠狠的踢去。没想到,他顺势抓住了我的小腿,一把把我的短裤撸了下去。亮出我两条白白的大腿。还没等我反应,他又一把扯掉我的内裤。我最隐秘的地方赤裸裸的暴露在他面前。 我还在拚命挣扎。他用一条皮带拦住我的两腿拐弯,向我的脖子後面勒去。把我的两条腿吊在脖子上。我在怎麽挣扎也无济於事了。 一个坚硬的东西插入我两腿之间。我拚命的扭动身躯。可没能阻挡他的阴茎的继续。他两只手使劲的抓住我的脚踝,拚命往下压。他的指甲深深的掐入我脚腕秩嫩的皮肤里,传出阵阵刺痛。我的腿的膝盖紧紧的压在我的肩颊上。我的大腿似乎要被他掰断。疼的特别沉重。他沉重的身躯压的我不能动弹。他终於插进我乾涩的阴道。好像粗糙的砂纸打磨我鲜嫩的阴道内壁,乾涩的痛楚使我打起冷战。我想叫,可嘴被堵着,叫不出来,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咽。他瞪着双眼,咬牙切齿,喉咙里发出迸力的想野兽一样沉闷吼声。随着他又一声沉闷的大力奋吼,身体全部重量压向我的会阴。像有一根燃烧的火棍猛的捅进我的下体,突然一股刺痛在我的下身爆发,我觉的阴道被撕裂,从大腿根一直撕肚子,我像被撕成两半。我不由大叫。可嘴被堵住,惨叫变成闷声的倒气。两耳嗡的一声,头也轰的一下。我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头上一阵清凉,我醒了过来。第一感觉,就是铺天盖地的疼痛。肚子好像被割开似的炸痛。好像有万把钢刀在切割我的阴道、子宫。腰好像断了。我不由的紧紧拳起身子。我想用手抱住肚子。可好像没有手了。我这才发现,我被剥的精光,身上一丝不挂,赤条条的裸露全身。双臂被紧紧的绑在身後。绳子从我的脖子後面向肩膀前面勒向掖下,把我的大臂死死的拴住,又把小臂和手腕牢牢的缚在後面。整个胳臂已经麻木。绳子狠狠的铩在肉里。逼的我不由的挺起胸脯。嘴还被堵着。大腿内侧,会阴上下都是没干的鲜血。我浑身都在冒着冷汗。 疼痛和屈辱使我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他在用凉毛巾擦我的脸颊。是冷水把我激醒的。他狞笑的脸是那样的丑恶。我真想狠狠的打他一耳光。可我的手不能动弹。我想吐。可嘴被堵着,吐不出来。嗓子干的要冒烟。 他占有了我,我是他的了。这个想法使我打了个冷战。我想像过好多第一次把自己献给心爱的白马王子。可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被人第一次强暴。 「你可算醒了。」他冰凉的手在我身上肆意的摸索着。我羞辱的闭上眼睛,任凭大滴的类珠从眼角淌下。咬紧牙关,紧皱着眉头,强忍着从下身传来的让人难以忍受的疼痛。 他的凉手伸到我肚子上,更加加剧了下身的疼痛。腰的酸痛和下体的疼痛连成一片。我全身不由的抽搐起来。 他好像感觉到我的痛苦,得意的抽出手,在我雪白的屁股上狠狠的拍击了两下,留下两个鲜红的手印。然後取下堵在我嘴里的手巾。 「水」我有气无力的说。 他把我扶坐起来,用茶壶对嘴喂我喝水。「我用可乐煮了姜汤红糖水。早给你准备好了。趁热多喝一点。」 热姜汤红糖可乐入肚,驱走了浑身的寒意。肚子的疼痛也减轻了一些。腰的疼痛和下体的疼痛又分开了。热汗涌出来,冲去了冷汗。酸麻疼痛的双臂更觉难受。 「给我解开。」我又闭上眼睛。我不愿看自己裸露的身体和他那狠毒的面孔。 他没有回答我,也没给我松绑。却把手伸到我的乳房上慢慢的揉搓起来。我的眼泪再一次从紧闭的、屈辱的眼睛角流了出来。我一动不动,任他揉搓。 他揉搓的速度逐渐加快。乳房慢慢的发热,发涨,乳头骄傲的翘起。我不由的又挺了挺胸。他的速度进一步加快。乳房上的暖流向下,冲击着腰胯,酸痛依然,但不是那种象断了一样的感觉了。热流在肚子里游荡,在小腹里往复冲撞。下身的疼痛又减轻了不少。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子宫还在原位,阴道并没有被破开。最尖锐的疼痛是从阴道传出来的。乳房上的暖流也窜向被缚的双臂。两只胳臂也有了一点暖意。随着暖意的伸延,胳臂的疼痛越来越明显。 他看到我不反抗,也没反应。就把上身伏了过来,热乎乎的嘴巴贴上我的乳房。他用舌头舔我的乳房,一阵阵触电般的感觉从乳房象全身放射。电流窜向腰间,把罩在腰上的疼幕戳开了网眼,腰的酸痛变成了网状的窜着的酸疼。电流窜到子宫,一下一下击打的子宫,子宫好像慢慢的活了过来。电流窜到阴道,也一下一下击打着受伤的处女膜,产生麻梭梭的感觉。电流向被绑的紧紧的双臂冲击,胳臂上的血液好像慢慢恢复了流动。 他的舌头舔上乳头,乳头挺立膨胀开来。像被强电击打,强烈刺激刹时传到我全身的神经末端。我不由的全身颤抖起来。嘴里不自觉的哼出声来。一阵阵强烈的刺激暂时的压下了浑身的痛楚。 他在狂舔我的乳头的同时,一只手向我的阴户探去。 「不」我扭动着身子。可他自顾自的分开了我的腿。再一次把阴茎对准我的阴道。 又是一阵疼痛。他的阴茎再次插向我的阴道。 「轻点、轻点。」我疼的不住哀求。 他抽一下插一下,一下比一下深。我觉的我的下身一下一下被捅的生疼,随着他一下一下的捅进,肚子也被一下一下的锯开,越锯越深,分成两半。痛的我不住的哼哼。不住的哀求他「轻点、轻点」。 他不但没轻,反而越来越猛。一只手按住我的肩头,嗝的我酸麻,另一只手不住的玩弄我的乳房。刺激和疼痛绞在一起,弄的我喘息连连。 终於,他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猛跳了几下。有股激流冲向我的阴道深处。他的阴茎慢慢的软下来。他拔出阴茎,疲惫的一头紮在我的旁边。 随着热潮的退去,我的下身割裂般的疼痛。扯的腰胯酸痛。我想去洗洗,可胯不听使唤,腿脚也不听使唤。 我的挣扎惊动了他,他又伏在我身上,从头吻起。吻了脸、脖子、肩膀,又久久的吻着我的高耸的胸脯。还不断吧嗒着嘴。 「给我解开。」在我吻我的肚子的时候,我要求他。 他把绑我胳臂的绳子解开。我舒展了一下麻木的胳臂。费力的撑起上身。他连忙搀扶起我,半架半拖的把我趔趄歪斜的拖进卫生间。我实在站不住。只好先扶着墙,让他拉过一把塑料椅子。他扶我坐在椅子上,帮我冲洗下身。把一股一股血水和精液冲了出来。 我发了几天低烧。阴道炎症也持续了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