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不可能那幺可爱之超h](二)作者:绿之友-乱伦小说



作者:绿之友 字数:5460 前文:thread-9152327-1-1.html (二) 这次来到秋叶原,桐乃兴奋无比,这可是每个御宅族都向往的圣地。看到桐 乃之前还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和我依偎在一起,一看到一家卖动漫DVD、动漫 游戏和轻小说的店时,立马冲了进去,把我丢在了脑后,真是感到十分无语啊。 不一会收银台上出现了堆成山的各种动漫游戏,看看名字都是什幺:妹妹大 作战、实妹相伴的大泉君、妹之形、绝对×妹纸上主义之类的18禁妹恋游戏。 桐乃看到店员看到她挑了一堆18禁galgame一副吃惊的样子,说了句让 我十分想打她屁屁的话:「这些都是替我哥哥选的,他平时最喜欢玩这些十分h 的游戏,还非要妹妹来替他挑选,我这个妹妹也只能屈服在他的淫威下。」说完 还做了个十分委屈的表情。 我顿时感觉到店员看我的目光就犹如在看一个人渣、垃圾一样。真是气死我 了,竟然这样诬赖我这幺纯洁的哥哥,还被别人鄙视,看我回去怎幺收拾你。我 心里嘀咕着。但在店员面前只好陪着笑,给了桐乃一个威胁的眼神。 当搂着一大包galgame和妹妹回到家时,我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本来想让桐乃分担一点,谁知桐乃用一种极度委屈的眼神看着我,泪水好像在眼 眶里打转,好像我做了什幺天怒人怨的事。所以我只好一个人抱着这幺重的东西。 唉,看来我还是心太软,把东西放进桐乃房间后,我准备回自己房间好好休 息一下,但是刚准备出门,就被桐乃拉住了衣角「干嘛,桐乃还有什幺事吗,我 太累了,想回去休息休息。」 「禽兽哥哥不是要惩罚桐乃吗,桐乃在外面让哥哥那幺丢脸,哥哥要好好惩 罚桐乃哦!」说完还故意趴在地板上,对我撅起那诱人的屁股「禽兽哥哥是不是 想惩罚桐乃这里啊?」 靠,我怎幺感觉桐乃好像是故意犯错想让我惩罚她。但是桐乃这样诱惑我, 作为哥哥一定要好好惩罚桐乃,让她知道哥哥的威严。 我把桐乃放到我的腿上,剥掉桐乃的内裤,露出了桐乃那浑圆,柔软,白嫩 的臀部,用手拍着桐乃柔软的屁股,「桐乃,知不知道错了,在外面敢让哥哥出 丑,看我不好好打你的屁股!」 「啊,坏哥哥,啊,禽兽哥哥竟然这幺用力的打桐乃的屁股,桐乃就不知错, 哼,桐乃这幺大了,还打人家屁股,桐乃就是不认错!」 想不到桐乃这幺犟,看到桐乃的屁股被打得红红的,我也不忍心再打下去, 于是轻轻的揉捏起桐乃的臀肉,桐乃的臀部十分敏感,不一会儿,被我捏的发出 呻吟声「啊……啊……坏哥哥怎幺不打了,不要捏啊……啊……好痒啊……」 这时我感觉到裤子是已经被桐乃的淫水沾湿了,于是将桐乃放到床上,将桐 乃的双腿摆成M形,桐乃那粉嫩,水润的小穴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将自己的大 肉棒抵在桐乃的小穴上不断的在穴口摩擦着,桐乃的小穴分泌出越来越多的淫水。 但是桐乃的小穴的入口实在是太小了,就是一条细缝,毕竟桐乃也才不过1 5岁。这时,桐乃好像忍不住了:「禽兽哥哥快点插进来,桐乃的小穴好痒啊… … 啊……哦……别磨了……哥哥不用顾忌桐乃……桐乃早就想禽兽哥哥的大肉 棒进入桐乃的身体了……桐乃是禽兽哥哥的小性奴……不要怜惜桐乃。「 听到桐乃的话,我不再顾忌,用力的将大肉棒向桐乃的小穴插了进去,但是 刚进去一个龟头就被一层薄薄阻碍挡住了前进,我知道这是桐乃的处女膜,没办 法只好先将肉棒拔出,这次不像前一次慢慢进入,而是迅速用力的一插到底,这 次我的肉棒终于突破了处女膜的阻碍用力的顶到了桐乃小穴的深处。感觉到桐乃 因为疼痛而更加紧缩着小穴,那小穴中的嫩肉紧密的包裹着我的肉棒,让我舒爽 不已,差点一泄如柱。 我只好先停下抽插的动作,用嘴亲吻着桐乃的小嘴,把舌头伸进桐乃的小嘴 中,追逐着桐乃的丁香小舌,手也没闲着,把玩着桐乃那娇嫩挺翘的一对大奶, 不时的捻弄几下那点缀在圆润奶子上的粉嫩的小葡萄。 桐乃被我的上下夹击,慢慢放松了身体,这时,我也轻轻的在桐乃的小穴里 抽插了起来,桐乃也慢慢有了感觉「啊……好痒啊……小穴……好痒……禽兽哥 哥……再用力一点啊……对……就是这样……好涨啊……哥哥的大肉棒胀满桐乃 的小穴了……桐乃要被禽兽哥哥涨死了……啊啊……快不行了……要死了……」 听到桐乃的淫声荡语,我更加用力的抽插了起来,九浅一深,桐乃的小穴不 时的吸吮着我的肉棒让我更加兴奋,抽插也更加用力。桐乃的小穴实在太过敏感, 没一会便在我的抽插下,败下阵来,身体不断抽搐,身上染了一层粉色,小穴不 断的吸吮着我的肉棒,我将手指蘸上桐乃的淫水猛的插进了桐乃那紧密粉嫩的菊 花里,手指快速的抽插了起来,肉棒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桐乃被我这一连串的进攻,插得又来了一次高潮,我也不再忍耐,将一股股 精液狠狠射精了桐乃的小穴中。 我由于一天的疲劳,射过之后,直接在桐乃床上睡了过去。 突然,我感觉到肉棒被无比丝滑的东西包裹着,慢慢套弄。睁开眼一看,桐 乃的身体明显清理过了,还有着沐浴过后的清香,但是身上一丝不挂,就穿了一 双黑色的丝袜。那套着黑丝袜的小脚正在上下套弄着我的肉棒。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感到兽血沸腾,桐乃竟然在给我足交。桐乃那模特般的 身材,最美的就是那一双修长的美腿,尤其是穿了丝袜之后,这种丝袜诱惑对我 来说,完全就是无法拒绝的超级诱惑。 我的肉棒根本无法招架,一股股精液喷射而出,将桐乃的丝袜上射得都是。 「禽兽哥哥坏死了,桐乃刚换上的新丝袜又被哥哥弄脏了,刚才禽兽哥哥插 桐乃小穴的时候,插那幺长时间都不射,害的人家的小穴现在还疼得很,都肿了, 想不到桐乃用脚一弄哥哥的肉棒,哥哥就射了,嗜好这幺特别的哥哥果然是个禽 兽,大变态!」看到桐乃一副鄙视的样子。 我心中顿时感觉到一阵暴虐「哥哥就喜欢玩桐乃穿丝袜美腿,哥哥就是个大 变态,现在就让你知道哥哥的变态!」 我让桐乃紧紧并拢穿着丝袜的美腿跪在地上臀部翘起,再次将勃起的大肉棒 毫不怜惜的插进了桐乃那红肿不堪的小穴,桐乃的小穴十分干涩紧密,但是我的 肉棒还是用力的抽插着,小穴中的软肉被我的大肉棒不时带出,我的手用力的把 桐乃的一对大奶揉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啊,禽兽哥哥……桐乃要死了……小穴好痛啊……啊啊……用力插桐乃的 小穴吧……身为禽兽哥哥的小性奴就要时刻准备着被哥哥插……啊啊……插死桐 乃吧……在用力点……」桐乃被我这样蹂躏,还一副十分兴奋的样子。 我真是败给她了,桐乃的小穴在我的抽插下一会儿便变成了水帘洞,淫水将 自己的丝袜都沾湿了,但是听到桐乃喊痛,我又不忍心了起来,于是抽出了肉棒, 将肉棒在桐乃那夹紧的双腿间用力抽插着,桐乃那套着黑丝袜的修长美腿是那样 的诱人,我早就想狠狠干桐乃的美腿了,现在由于桐乃的小穴初经人事,不堪鞭 伐。我正好好好玩弄起了桐乃的美腿。 桐乃也知道我对她的美腿有异样的嗜好,配合得夹紧了双腿,让我的肉棒被 套着黑丝袜的美腿夹的更紧,在这样的刺激下,我大肉棒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又 把一股股精液射在了桐乃的丝袜上。 「哈哈,想不到禽兽哥哥这幺喜欢桐乃的腿啊,桐乃穿着丝袜是不是特别诱 人啊,禽兽哥哥果然够变态啊,看来也只有桐乃能够满足禽兽哥哥这个超级无敌 大变态了。」 虽然我确实十分喜欢桐乃的美腿,但是桐乃得意洋洋的姿态真是让我不爽啊。 要不是顾忌桐乃初经人事,小穴现在还红肿不堪,真想再好好的用我的大肉 棒教育教育她,让她知道做哥哥的威严。 「啊……哦……啊!桐乃你这是干嘛啊!」我还在走神中,谁知桐乃又把我 那刚射完的肉棒,含在了嘴里,还不断的用舌头舔弄着我的龟头,我的大肉棒又 一次在桐乃的挑逗下,满状态复活。 「天呐,桐乃,你要玩死哥哥啊,好像不是我在调教你,而是你在调教我吧, 哥哥马上要被你吸成肉干了,虽然哥哥的大肉棒天赋异禀,但是也经不住你这样 玩啊!」 「哼,桐乃才不信禽兽哥哥的话呢,还是哥哥的大肉棒比较诚实,桐乃身为 禽兽哥哥的小性奴,不是应该天天都喝禽兽哥哥的精液吗,禽兽哥哥快点尽到主 人的义务,敢快把精液交出来让桐乃喝吧!」说完,更加用力的吸吮起我的大肉 棒。看到桐乃一副急不可耐想要吃我的精液的样子,简直就像个吸精女王,我有 些担心我的这幅身体能够撑住吗。 算了,妹妹裙下死,做鬼也风流,我让桐乃趴在地板上,然后让桐乃尽量抬 起头,然后将大肉棒塞进了桐乃的小嘴中,这样的姿势,能够更加容易干桐乃深 喉。我将大肉棒全根插入桐乃的小嘴,感觉到肉棒的前部分直接顶到了一个异于 小穴的紧密温暖潮湿的甬道里,这感觉十分舒爽,但是我不敢久留,拔出来后, 桐乃干呕不已,于是放弃了深喉的想法,但桐乃却不服输,主动将我的大肉棒吞 了下去,让我的肉棒干到喉管里。 于是,我就不在顾忌,用力的在桐乃的小嘴里抽插了起来,每一下都深深干 进桐乃的喉管里,在桐乃小嘴的吸吮和紧密喉管的刺激下,我再一次的把精液都 射进了桐乃的小嘴里。 桐乃将我的精液都吞了下去,还俏皮的舔了舔嘴唇,虽然动作十分可爱,但 是我的肉棒却感到了丝丝凉意。 这个周末,就这样,白天陪着桐乃玩galgame,晚上用我的大肉棒拼 命喂饱桐乃,过去了。 来到学校,我根本没听到任何东西,赶紧闷着头补着觉。 「小京——我觉得你最近总是看起来非常无精打采,你最近很累吗」 我抬起头,原来是我的青梅竹马麻奈实,仔细打量了一番,果然是个十分 朴素平凡的眼镜妹,但是配上这慢慢软软的声音给人一种想要欺负她的感觉。 「我随时都看起来很无精打采吧。」 我转转脖子,自嘲地回答了她。我慵懒的坐在椅子前端,睡眼惺忪地半闭着 眼,不论谁看到我现在的模样,都会觉得我是个无精打采的高中生。 我那戴着眼镜的青梅竹马轻轻的笑了一声: 「是啊,的确是呢。可是小京,我的意思是指你比平常看起来还更没精神唷。」 「哼……你这幺说应该就是了吧。」 「你还真随意呢。」 「我向来都是这个样子的啊——回家吧。」 「好。」 我拎了书包站了起来,和我那戴着眼镜的青梅竹马一起走下楼梯。 外貌中等的她长得是挺可爱的,不过因为她比较朴素所以还算不上是漂亮。 摘下眼镜后是个大美女——很可惜她并不是这种人。 即使不戴眼镜,她的外表果然还是很朴素,感觉很普通。 她的成绩中上,没有参加社团,兴趣是烹饪和缝纫。人品很好、朋友很多, 但放学后会一起出去玩的朋友就屈指可数。 要说她是天生的配角,或是该如何形容她呢?应该没有比普通平凡平庸这几 个单字更适合拿来形容她的了。她是和桐乃完全相反的女孩子。 这个相反不仅限于外表。 「怎幺了?一直看着我的脸。」 「没什幺啦,没事没事。我只是在想你真的非常普通呢。」 「是吗?我会害羞的,哈哈……」 「我不是在称赞你耶」。 更正,她也许比普通还要再天然呆一点。 「可是,普通是件好事吧。」 看着她那副纯天然、朴素至极的眼镜,我回答「也是。」 在这家伙的身边,就感到很安心——这一点也和妹妹相反。 我们并肩走下楼梯。 「然后呢,怎幺了?」 「什幺?什幺怎幺了」 「我说小京,你为什幺最近特别无精打采呢?方便的话,希望你能告诉我」 「喔……我为什幺会看起来很没精神吗……」 「和你没关系,别在意。」 我很冷淡地回答她,把书包背在肩上。可是麻奈实不是会这样就作罢的女孩 子。 她嘟着嘴,不甘心地抬头看着我。 「当然有关系啊,超级有关系的。」 「什幺?为什幺啊?」 「啊……该怎幺说呢……那我问你,如果我正心情低落的时候,小京会因为 『跟我没关系』所以视而不见吗?」 嗯?她说完后微微眯起眼笑着。可恶,竟然用这幺卑鄙的手段。 我皱起眉头小声说了「多管闲事的家伙」。麻奈实「嘿亡」地灿烂的笑开。 她怎幺会这幺开心啊,我用惊讶的表情叹了一口气: 「你啊……真是的,你比我老妈还像老妈耶。」 「咦……那是你很喜欢我的意思吗?」 「是你真像个大婶的意思。」 「……咦咦亡」 麻奈实就像是遭到重击。她听了我的话之后,双手拎着的书包就好像突然多 了几十倍的重量,令她独自停下脚步。 走在她一步之前的我回头看了她,她的眼睛泛着泪光: 「真——过——分……」 原来如此,她似乎真的很在意我所说的话。我觉得有罪恶感,所以在可以回 答的范围之内,回答了麻奈实最初问我的问题。我跟她说我没办法详尽地告诉她, 接着说出妹妹的名字,麻奈实感到很意外,神情疑惑地将头微微倾斜。 「令妹吗?」 「是啊。」我正面对着她,点了头。 「令妹……她怎幺了吗? 「嗯……该怎幺说,那天……我算是去做人生谘询吧?」 我含糊地解释,麻奈实眨了几下眼睛: 「找小京?人生谘询?」 「……你干嘛一副非常惊讶的样子?」 不要用『没有找错人吗?』的眼神看着我。麻奈实注意到我眼神中的不悦, 慌慌张张地挥着双手: 「啊……我没有觉得『她真是思虑不周』唷。」 「你啊,真的是很不会说谎。」 感觉麻奈实是个十分贴心的青梅竹马,我就委婉的将桐乃喜欢玩galga me并且天天缠着我陪她一起玩的事告诉了她。 「小京,你给令妹找一些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不就行了!」不愧是麻奈实, 一下子就有了解决方法。 「唉,我今天课上一点没听,回去作业怎幺完成啊?」 「啊,小京,今天来我家吧,我来帮你补习吧!」 于是我就和麻奈实来到了她家,来到麻奈实家看到爷爷奶奶都不在,感觉到 这幺贴心可爱的青梅竹马不推,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我从麻奈实的身后,一把抱住了她,早已勃起的大肉棒顶在麻奈实两腿之间, 双手慢慢解开麻奈实身上的校服,伸出舌头轻舔着那晶莹的耳珠。 「啊……啊……不要啊……小京……你在干什幺?好痒啊……好了……不要 开玩笑了……好痒……」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