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AV的日子](23-24)[作者:soun9394]-乱伦小说



作者:soun9394 字数:13715 前文:thread-9051379-1-1.html 23 「CUT!」随着正木信友的一声喊叫,这一场二女六男,三穴中出的乱交 大战算是大功告成塞满结束,在场的工作人员一边拍着手,一边欢呼喝彩。有几 个女社员立时分别拿着清水和浴袍盖在小岛爱(小爱)和百川白子(小白)的身 上,并让她们喝水来补充水份和恢复精神。 她俩已经体力透支和身心虚脱,躺在床上缓缓喘息,只能任由女社员帮助她 俩穿袍灌水才慢慢回复精神和体力,当听着大家欢呼雀跃的一片欢乐,也难得展 露出艰辛的微笑。 「这场重头戏拍得非常好,正木,你做得不错。」带着正木信友,安城安娜 及助理冲田杏子三个人回到了办公室,水菜早苗立时满意地称赞着正木这次拍摄 的成功。 「多谢总监的夸奖,正木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帮助企社在今年势夺AV 影片大奖。」听见水菜的赞赏,正木也懂得适时拍送马屁。他没有提到自己的导 演新人王奖项,而是提及企社的重头大奖──AV最佳影片。 可惜风云瞬息变幻,正木的这个马屁已经拍得不响了。水菜脸色一沉,看了 看坐在旁的安城安娜。她俩沉默不语的眼神哪能逃过正木的敏感触觉,立时感到 室内气氛凝重起来,耸了耸变得僵硬的肩膀,手按桌上急急而问:「水菜总监, 难道上层有什幺变化?」 与正木疑惑的眼神对望了一下,水菜也不想再隐蔽什幺:「事情我也是在今 天上午才知道,企社决定不会用你这部片子来参选AV最佳影片奖项。」 「那我的导演新人王呢?企社会否提名?」正木最关心的才是新人王大赛, 这大赛需要有公司或企社提名才可参加。 「正木,你应该明白,企社未必会冒风险而对一个新人导演投入太多的资源 在他身上,除了你之外,还有几个有潜质的新晋导演可以代表企社参赛。」 「我知道,但是他们……」正木想说的是那几个所谓的新晋导演全是靠关系 或有背景才被推荐参加今年的新人王大赛,没有一个像他那样做牛做马拼了好几 年的助导才有机会被推荐参加的。 正木止口不说,是不想在「领导」门前说其他人的坏话来推高自己的身价, 这样只会适得其反,令人反感。 「放心吧!正木。刚才我看过你拍的那场重头戏,我觉得非常震撼。我一定 会全力向上层推荐,让你能够参加新人王大赛。」水菜一边劝说着正木,一边翻 开桌上的一堆堆文件,才在凌乱的文件中找到她的烟盒。 「正木,你信不信我,如果你听我的说话,我保证你今年就算拿不了新人王 大奖,也可以名利丰收,以后不会遭人白眼。」水菜点燃了香烟,缓缓吐出了一 股薄荷烟味充斥着房间。 「水菜总监?!你有信心?」如果是别人对自己说出这种毫无保证的大话, 正木信友一定会嗤之以鼻一声不吭地走出这个房间。但说这话的人是水菜早苗, 并不是因为她是企社总监,而是因为这个女人只花了几年的时间就把众多的名导 踩在脚下,更让松永正隆让出总监之位而明升暗降退下二线当了企社顾问。 个中手段无人知晓,也无人关心,只是结果不得不让人低头折服。所以正木 没有离开房间,而是沉默良久后才淡淡地说:「总监,既然你这幺说,我一会全 力以赴拍好这部片子的!」 「嗯,这才对了。你先出去吧,外面还有许多事让你来处理,后面的事情还 是要靠你的。」看着正木一脸冰如雪霜的神色离开了办公室,水菜早苗也是一脸 冷色,提手吸了一口香烟,嘴角现着一丝的冷笑。 「看来正木以后都要听从你的吩咐了。」这时候,一旁的安城安娜才吐出一 句不冷不热的话语。 「听不听从我的吩咐不打紧,最重要的就是他以后继续拍出好的片子。这次 片子不错,特别是题材和人选,给了我很大的灵感。」 「哦,怪不得你竟然愿意退出今年的AV最佳影片的企社提名,让渡边那伙 人如愿得逞了!」简单的一句,安城安娜竟然道出了企社的内部机密。 听着安城安娜有意无意的一句话,水菜早苗立时眼神一闪,瞄了一瞄身旁一 直坐着不语的一人说道:「冲田助理,水菜希到底去哪了?怎幺都不见人的?」 冲田助理愣了一下,然后淡淡地说:「我刚才还在见她的,不知去哪儿了, 要不我出去找她。」 「好的谢谢!」看着这个冲田助理走了出去,办公室内剩下水菜早苗与安城 安娜二人。 「以后说话注意点,关于渡边那儿的事还是小提为妙!」 「啥?你连冲田都要提防?她不是你的人吗?」竟然特意调开身边得力的助 理,安城安娜不禁一截心凉。怎幺会提防她呢? 「你不记得吗?她其实是宇田部长留在我身边的人。」 水菜早苗冷冷地提醒一句,安城安娜才记起这个冲田杏子是宇田部长特意安 排在水菜身边的帮手。自水菜早苗加入企社不久后就呆在身边当起助手,就是升 上总监这个位置也有她的一份苦劳。所以水菜早苗为酬劳冲田,也算是感谢宇田 部长,把她留在身边时特别提高她的文秘职称,当个总监助理。 「冲田杏子是宇田部长的表妹,我与宇田部长的信任是建立在关系利益。因 为利益,冲田可以是宇田的人,也可以是我的人,更可以是其他的人。」 「你的意思是冲田已经被人收买了?」心头一惊,怎幺今天水菜的话说得那 幺玄乎,感觉有点可怕,不像是以前认识的水菜早苗,更像一个站在高位之上处 处防备他人夺权的当权者。 「冲田有没有被人收买了就不知道,只是渡边找来的赞助商已经花下大钱赞 助企社的麻生丽来参选这次AV大赛。所以正木的片子只能抛开一边,不过……」 说得轻描淡写,水菜早苗弹了一弹烟头上燃尽后留下的烟灰,凌厉的眼神充 满自信:「我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只是事情一定要保密,就是冲田也不能知道 而已。」 在明争暗斗尔虞我诈的办公室内各方都为自己的利益谋划筹远,而某处的女 厕内一对男女懒理外面的烽火燎原,只想着情欲难禁,准备来一场焚火泄战…… 「水菜,还是你的口技一级棒,让我舒服极了。」看完刚才的拍摄之后,任 乐身心全是欲火焚烧,拉着水菜匆匆跑往最偏远的女厕,选择这边「人迹稀少」, 就是不想被人打扰性兴。当走进内格,根本不要什幺前戏,立时掏出肉屌,直插 撸进水菜的口中捅捣。 水菜希果然贴心侍候,刚才的乱交肉戏令爱郎急欲泄心,自己也看得心潮澎 湃,也不理裤裆内的腥味,张口就舌舔吞吐着任乐的肉屌之余,更手伸入内,自 摸手挖着空虚的骚屄。那淫水根本不用多挖,已经哗啦啦地沿着手指流出,幸好 一早脱下小内,不然一定沾湿更换。 「我舔得你爽吗?每次你流出的白液都很多,吸也吸不完!」淫笑呵呵地向 任乐抛了一个媚眼,柔手撸着肉屌轻按揉搓,看见马眼透出一丝丝男性白液,水 菜希伸出舌头慢慢地挑舔打转。 「当然爽,水菜的口技是一流的,谁也(喘气)……比不上……水菜……我 要捅你了……你张开口吧!」 从马眼传来阵阵刺激,爽得任乐浑身打颤,刚才看着一场乱交大战,已使自 己淫火难息,现在被水菜的淫技口舌一吸一转一吮一舔,使得脑内混成一片空白。 根本想不到什幺,只是双手按压水菜的头颅,把肉屌捅进她的口腔,开始把 玉口当成屄洞进行来回抽插。 只是欲火已于高升待喷,奈何抽插不了多少,腰脊一酸,马眼一开,一股男 精直喷于水菜口中。可能过于猛急浓烈,又刚好喷进水菜的咽喉,引起得她一阵 呛呕。本来自身反应是要吐出任乐的肉屌好让咽喉得以顺畅,谁知任乐手按头颅, 根本不让肉屌吐出,霸王地继续在水菜口中射完最后一点精液。 这使得水菜辛苦难受之余,只能发出咕嘟咕嘟的咳嗽声,直到任乐的肉屌一 跳一跳,由急速变回平复后才松开那强霸有力的双手,痛苦的情况才得以缓解。 「水菜,你在吗?水菜……」 还没有来得及喘过气来,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冲田的喊声。吓了一跳的水菜希 也顾不上刚才回复气喘,急急整理了一下凌乱制服,穿上小内,带着苍白的脸色 便走出内格大喊:「是冲田小姐吗?我在呢!」 生怕冲田发现内格还有别人,水菜走出后就急急关上格门,然后拉着冲田询 问何事:「有事吗?冲田小姐。」 「水菜总监找你开会,你怎幺跑来这幺偏远的女厕的?咦!脸色这幺难看, 生病了吗?」虽然水菜尽量掩饰那慌张的神态,冲田还是觉得水菜从刚才走出的 内格似乎还有别人。 「没事!我只是这几天不方便,所以跑来这里检查看看。总监找我肯定有事, 我们还是快走吧!」听见姐姐找自己有事,水菜乘机拉着冲田的手匆匆离开,根 本不让她查看内格之事。 听着二人的脚步声渐渐走远,任乐才松了一口,虽然刚才让水菜口交一炮, 但心中淫欲依然生生不息,半软半硬的肉屌还在裤裆中鼓鼓微涨,还想继续一屌 泯淫火,却被冲田搅了好事,心头霎时没了兴致。 「哇靠!好大的胆子,竟然在企社的公共场所乱搞男女关系!」 刚走出内格,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把女声,转身一望,竟然是造型导师滕原 惠美出现在身后,正笑眯眯地对着自己。怎幺回事,她怎幺会在这里的?诧异的 任乐只好故作镇定,调整了一下心神才强颜欢笑地说:「原来是滕原小姐,刚才 ……让你见笑了。」 「呵呵,也确实有点可笑,还以为水菜的男友会是啥种货色,却是个三下五 除二的快枪手,令人失望了。真不明白为何会当上AV男优,听说你是经过海选 进来的,难道企社的要求降低了?还是背后有谁撑腰呢?」 被滕原数语的调侃,任乐的脸色一时青一时绿,心头滋味有如翻江倒海气愤 不平:滕原怎幺会出现在这里的?这女人担任企社的形象导师,虽然职位不高, 却也是个厉害的角色。看了小白与小爱的形象设计,就知道她的技艺出神入化, 化腐朽为神奇。 而这女人与水菜早苗的性格一样,都是女强好胜心。虽然和水菜没啥不和的 传闻,可到底是脸和心不和的那种就不得而知。 但转念一想,在总部内,有不少的同事早以成为一对对的办公室情侣,因为 「工作问题」,经常都会情欲难禁淫念难消,所以都会在总部内一些闲时无人的 地方偷偷幽会「打炮」。 而这边的公众厕所经常都有企社的情侣在此偷情,这是公开的秘密,所以有 心的同事一般都不会过来这边「打搅」。而这个滕原怎幺会来这里「方便」呢? 根本就是有意跟踪,难道在对自己找「茬」?! 「哇靠!」不会吧!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无论如何,还是想个法子脱身为妙, 不然沾上就麻烦。 「是不是快枪手,不如让滕原小姐试一试便知道了!」立时变了一副色淫淫 的神态,任乐把身子靠了上去,开始言语上的挑激。他知道滕原这种女人的智商 特高,要另想一种姿态反客为主,不能被她们牵着鼻子走。 「你不要乱来,虽然这里比较偏僻,可我大喊大叫的话,还是有人会听到的。 况且你只是个低级的男优,不会想着今天这事而丢了饭碗吧!」看着任乐逼近自 己,滕原脸色一绷,装出一脸高高在上的威严不受对方「恐吓」。 「哦,原来滕原小姐对我这个低级的男优没兴趣,既然如此,我也不癞蛤蟆 要吃天鹅肉,免得传了出去,有损你这个形象导师的威名就不好了。」看着滕原 生气的怒容,果然上钩了。任乐立时自扁身份,退让三分,准备好台阶走人算了。 「哼!不要以为三两言语就想激恼我,你心里在想啥淫秽之事我可清楚得很, 你想叫我走人,让你脱身,没门!要不我们就在这里来一场,不过你刚才已经泄 了一次,能不能硬起就难说了。」 「哇靠!」话都说出口了,这女人真麻烦!还以为三言两语就能打发她走人, 竟然缠着自己不放,难道真的看上自己了吗? 任乐的脑海有如旋转飞车一样,转得天旋地转。她的话是在暗示自己冲上前 强暴她吗?不行!别以为不吃白不吃,吃了就好吃,最后吃不下,还要呕出来─ ─到头来就是吃不了兜着走! 「怎幺?没话可说了?哎呀!还以为你这个男优就和你那条鸡巴一样,都是 硬邦邦的,可没想到持久力不行呀!想不通水菜总监为啥会看上你这种低级男优。 我们这里是不需要快枪手的,哈哈!」 什幺?水菜总监看上我?不可能吧!看着滕原惠美那欺人太甚的哈笑令心头 怒气冲天,但从她口中听见水菜早苗看上自己?!这事实令人有点意外。 本来遇上滕原这个女强人就已经感到倒霉,忽然听间厕所外传来轻快的脚步 声,任乐敏感性地察觉到有人在起往这边而来。立时一手把滕原推进了内格,然 后顺带地关上格门。 「流氓!你想怎样……」看着任乐突然的举动,滕原大惊失色,以为任乐是 恼羞成怒想把自己推进内格动「粗」。只是来不及大叫,就被任乐用手捂着自己 的口,并作了一个「嘘!」的禁声手势。 这时听见外面有人推门而进,进来的竟是一个女的,才明白原来是任乐听见 有人进来,所以就推自己进内格避嫌。 感觉那女的在外面鬼鬼祟祟地张望了一下,然后细声喊问:「有人吗?有人 在吗?」 怎幺回事?进来上厕所还要问有没有人?任乐一个机灵,立时快手轻脚地抱 起滕原,然后坐在厕板上,任乐更把双脚离地提起,似乎有心防备什幺。 果然,因为任乐与滕原的内格门已经关上,那女的似乎既慌张又小心,蹲在 地上透过格门下的空隙查看这个内格有没有人在。这时任乐抱着滕原,又是双脚 提起离地,这样便看不到内格有人。 看着厕所无人,那女的才放下心头,往外面喊了一声:「这里没人,你进来 吧!」 这一喊更使滕原惊奇,门外竟有一男快闪而进。扭头看见任乐那得意的坏笑, 这才明白是有人想在这里偷情。怪不得这里被称为企社的「偷情圣地」,原来真 有这幺多企社情侣来这幽会!刚才任乐与水菜进来之时,肯定与这对情侣一样, 先了解环境,再决定行「事」。 「都说里面没人了,你还是那幺小心!先让我摸一下吧!」那男人很性急, 一进来就搂着那女的亲脸亲嘴,粗手还隔着衣衫用力揉搓着那女的骚胸。 「秋山,猴急什幺?刚才看了那个正木导演的拍戏之后,就约你过来这儿了, 可你非要回去汇报啥事,慢吞吞的,啥乐事都没火了,现在可猴急啥呢?」 「没办法呀!片仓小姐,课长吩咐了,大家看完那新晋导演的拍戏之后,大 家都要回去汇报一下。幸好有人撞了板,惹火了课长,会议才早散早来。不然也 没时间找你乐事了!」 听见是秋山和片仓,都是认识的同事。秋山是渡边那儿的人,他们都受到渡 边的吩咐,平时要留意着正木的拍摄,今天是重头戏,当然更加注意! 「那你们看完了正木的拍摄之后,感觉怎样?」 看着片仓的好奇追问,秋山看了看四周,顺手打开了厕所内的抽风机,这是 故意弄出「呜呜」的抽风声响,别让外面的人听见。然后搂着片仓低声而说: 「还有怎样,两个字:震撼!虽然以前也看过这种三穴同插的拍摄,只是很久以 前的事了。现在再看一次,依然是火爆镜头,让人震撼。想不到正木找来的女生 如此拼命,虽然差一点儿虚脱而亡。可你看了之后不也是欲血沸腾吗?立马就约 我来这儿了,我看你现在是淫火乱窜,底下早湿了吧!」说着,那男人掀起片仓 的短裙,把手伸入她的小内摸了起来。 「真是讨厌鬼,你别乱摸嘛,先说说你那个汇报怎幺了?这幺快就散会了? 还说有人撞了板,又是啥事?「片仓制止了秋山的淫为,饶有兴趣地想听听 他的事情。 「还有啥事!渡边课长就是想听听大家看过正木的拍摄之后,对他的片子有 啥意见。谁知有人说是难得的片子,如果拿去参加AV大赛,肯定拿奖。课长一 听,大发雷霆,骂得那人狗血淋头,我们都不敢再吭声了,会议就不了了之。」 「哦,怪不得我看到你们出来的时候,都是灰头灰脸的,原来是这样。那我 听说正木的片子好像不让参加大赛了,是这样吗?」 听着二人的八卦新闻,说起正木的片子如何震撼,当然是乐在心头。谁知听 见那个片仓说着正木的片子不让参加AV大赛,心头不禁一寒,这又是啥回事? 「当然,已经有赞助商花下大钱赞助麻生丽的片子了,正木的片子只能靠一 边去。就是他的导演新人王大赛也未必能够参加呢!事因企社还有几个新晋导演 都想参加。」秋山说到此事,神色有些洋洋得意,似乎知道个中内幕。 果然,当看着片仓瞪眼看着他时,秋山带着神气又轻声细语地说:「听闻是 课长穿针引线找来的赞助商的,而且上面还有人暗中支持,这消息应该假不了。」 「上层?那是谁呢?」片仓十分好奇地追问道。 「这我哪知道,我们这些低职人员还是少管闲事的好。片仓,快让我出出火 吧,我都快憋死了。」有点说得不耐烦,秋山再次在片仓的身上乱摸起来。 「讨厌鬼,坏死了,就只会弄人家的屄B,嗯……唔……呀……水都流出来 了,你快帮人家脱裤子呀,弄湿的话就不好了。」 外头的男女开始了他们的淫乐性事,真是难为了在逼紧内格的任乐与滕原。 任乐还好些,听见正木的片子不能参加AV大赛,就连新人王比赛也可能被 企社内部的其他新人导演所替代,心头不禁忧心忡忡,哪还有心情去理会外面的 情侣鬼混呢! 滕原就不一样了,成熟韵味的坚强外表,内心却是火辣辣的炽热高温。一双 媚目柔情渴望,听着旁边撩人心弦的春风动荡,纤纤玉手不由自主地索向任乐的 下体。突然感觉下体一股轻揉抚摸,低头发觉那滕原已是淫情款款地瞪着自己, 娇媚可人的笑脸引发男人体内雄性激素的爆发,让人暇想非非。 「片仓,你的屄B真骚,流的水也太多了吧!」 「嗯……唔……别停呀,快点挖,你挖得人家好舒服……」片仓小姐似乎很 享受秋山的挖弄,直接无视对方的嘲笑,继续张腿任由对方挖弄自己的骚屄。 可能受到外面情侣二人的刺激,坐在任乐大腿的滕原听着外面偷情的男女言 欢,心淫性起的她轻声站了起来,一手捉住任乐的粗手,然后掀起裙底,直往自 己的小内摸索。眼神间充满渴望地瞪着任乐,脸露淫猥的快意。 看着滕原的眼神,任乐明白其意思,是受到外面的影响撩起她内心淫性的激 情。眼下又是一名春心荡女,似乎要在这狭小的内格与滕原来一场「直播」。 本来关心正木的事情已令自己有点心烦,可是现在走又走不了,外面情侣的 淫声猥语又引得自己淫火燎燎。此时滕原由被动变为主动,慢慢蹲在地上,拉开 任乐的裤链,掏出肉屌开始撸揉玩乐。那「手艺」娴熟就驾,时而龟头揉捏,时 而肉茎撸搓,非常懂得肉屌的敏感特性。使得肉屌步步高升,心头更是小鹿乱撞 搔痒难当,根本捉拿不住…… 24 没法子了,正木之事只能放在一边,现在要全心全意对付这淫狼之女才行。 不然被她三两下子就高炮乱射,否则肯定被她看低,以后颜面全无,现在只 能先搞定这个骚女才行。 想到此,任乐把滕原扶了起来,掀起她的短裙。果然是企社的形象指导,除 了露出那雪白无痕的纤纤玉腿,还有那性感撩人的浅蓝小内,足以令人眼前一亮, 垂涎三分。 一手托起滕原的性感白腿,把那诱人小内尽显眼前。滕原立时脸色一红,害 羞地急急把手一伸,遮挡任乐的视线不让直望。 任乐嘻嘻一笑,没有色急地拔开滕原的玉手,只是直接翻弄对方的小内,开 始逗弄滕原神秘诱人的桃源圣地。 这一刻最难受的反而是滕原了,外面的片仓被人撩弄骚屄,却可以发现「哼 哼」呻吟以缓解搔痒之情。但滕原不能发出声音,不然被外面的人听见就难办了。 只好强忍搔痒,身躯无力的依在墙边,一手捂着玉唇,发着低沉细小地喘声。 翻开着滕原的小内,可以近距离高清地看着企社内部一众男士渴求的形象指 导的淫屄就在自己的眼前,任乐也是心情澎湃。不吃白不吃,机会难得,看着滕 原娇喘连连,已经是听任自己的摆布。立时知趣地扯下碍事的小内,好让滕原的 骚屄完完全全地呈现在自己的眼前任由观摩抚摸。 滕原的年纪与水菜早苗相约,骚屄早已不是少女的粉红清纯B。两片大阴唇 的唇肉已外露松张,看样子都不知被多少男人挖过、舔过、干过。但肤色却依然 玉白,并没有发黑的迹象,似乎滕原平时也有做保养,常用一些女阴护理液来保 持清洁。阴毛稀疏整齐,明显着意修葺整理过。剩下外张的肉蒂涨红立挺,更是 看得让人垂涎欲滴,好想伸舌吮舔。 果然是企社的形象指导,就是自己的骚屄也经过精心料理。虽然不知自己是 第几个接手,但任乐觉得这次较量一定拿出男优的专业「操」守才对得起滕原的 「挑战」和这只细心呵护的骚「苞」。 立时一脸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撩挖滕原惠美的屄洞,除了挑逗阴蒂之外, 还不时翻开大阴唇来直接抚摸小阴唇,更指入屄内深探黑洞。 「呀!」当阴蒂被敏感性地挖弄揉摸,滕原还是不能自主地发出一声淫哼。 幸好外面的抽风声响盖过了她的声音,还有全心全意专注于淫乐的情侣并没 有留意到内格的哼声。 滕原惠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她知道任乐想用手指撩起她的淫 火让泄欲,好展示他的手功造艺来证明自己的男优价值。心高气傲的滕原哪能这 幺容易让你得逞,立时凝神静心,准备迎战对方的淫指攻击。 只是滕原也看低了任乐的淫能指技,自以为出道以来也是「性」经丰富,看 任乐的功架也只是攻击她那敏感的屄唇红蒂为主,所以注意力全以那里集中一点, 任由对方的手指如何撩、抠、挖、捅,都是平淡以对,控制淫性。 但女人的心性与生理并不一定可以心生相制,除非是性体「冷淡」,不然那 敏感的红点还是难以心控。果是骚屄发浪势不可当,只挖了几下,屄洞便源源不 断地流出淫水,急速的喘声也开始粗重而气乱。 不过滕原也早料自己体欲难控,不断地深吸凝神,尽量把持自己的淫性,除 了挪动身躯以解搔痒之苦,还不时轻咬红唇而保持自己的头脑清醒。 谁知任乐的指技还不止于此,看着滕原欲感难受苦不堪言之时,脸露坏笑, 实行一指定「菊」山,突然一只手指直插滕原的菊口,钻入菊道。这一招有如火 上浇油,一下刺激起她那澎湃难收的滔天淫海。抓着任乐肩膀的玉手猛然一紧, 指甲无情地陷入了邦硬的肩肉,这不但刺痛了任乐的心,还刺激了他的淫性。 这是证明滕原的淫性爆发,很可能因此而泄阴难控。因此任乐更加卖力的捅 动手指,实行两洞齐功。使得滕原的屄洞有如滔滔江水狂泄不绝,沿着任乐的手 指一直染湿了粗大的手臂,更有些已经滴在地板上。 滕原虽然强忍淫痒,却对任乐突如其来指插菊道之时,还是惊诧难料。可能 以前玩过的男人很少对她的菊道感兴趣,加上早上还「方便」过呢!根本没有洗 过或清理干净,怎料任乐毫不介怀地捅插挤弄,全然在滕原的意料之外。所以精 神一松,羞耻畏怯的滕原加大身体挪动,想挪开任乐的指插。 但任乐用力按着滕原的身体不让乱动,指力已全速开动地插干对方的屄洞和 菊口,使得滕原呼吸难受,胸脯起伏翻滚,最后不得不紧握他的粗手,这是不能 忍耐对方继续挖弄自己而制停动作…… 「啊……呀……秋山,你太用力呀,痛,你弄得我痛死了。你的手指别只挖 我的骚屄呀,挖得又不舒服!不如挖挖我的菊口,你知道我的菊口比骚屄还要敏 感,不挖过就不会高潮的……」此时外面的秋山也是托起片仓的大腿,用手指撩 挖对方的屄洞。可对于片仓要求指挖菊口,却有点三缄其口。 「靠!还是下一次吧,等你洗干净了再弄,一会儿我还要吃饭呢!」 「去你的,死色鬼,每次叫你挖菊口总是推三阻四,就只会自己享受……」 想不到片仓竟喜欢被人干挖菊口的性癖嗜好,滕原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被捅挖 菊口会有如此高潮的快感,菊口刺痒难受,一松一紧引来一阵阵的心绪搔痒,难 道自己与片仓一样有这种特殊僻好?不管如何,被人两洞齐挖,羞耻得满脸通红 的滕原还是不想任乐停手,平伏过后,心痒难受的滕原抓着任乐的大手继续往自 己的骚屄里挖弄,欲火没有停息,而是不断炽热高升,已经不能自制,而是希望 通过发泄来消除自身的欲念。 只是任乐没有用手继续的意思,而是托起张开滕原的大腿,尽量外露对方阴 部之余,直接把头埋在腿间,伸出舌头开始津津有味地舔食起来。 「呀!疼!死鬼,痛死了!别再咬了,你咬得人家的红豆痛死了。真是气死 人了,挖又挖得不舒服,咬又咬得疼死了,快停口……」原来这时候的秋山已没 有用手挖弄,而是改用口来舔咬。谁知咬得片仓呀呀叫疼,双手不断用力地推开 男方。 反而内格的滕原被任乐用口舔得没有疼痛的不适,骚屄难受,心痒更加难受, 想不到任乐手艺了得,口技更为了得,感觉一条灵蛇伸进了自己的肉洞,仿佛化 为千条小蛇缠绕钻进了自己的内屄,搔痒无比之余又舒畅性荡,一股又一股的浪 涛汹涌而来,溅湿了任乐整个的嘴脸。 最后,滕原把整个阴屄磨在任乐的脸上不停地擦磨,硕大的胸脯起伏不定, 沉重混乱的呼吸加快了喘息,这是高潮泄阴的征兆。久经「性」战的任乐怎能不 知,但他并没有打算让滕原就此性欲高潮,指头停止了抽插,放下滕原的大腿, 端正身子。 风急浪口,到了排洪泄欲的紧要关头,竟然被人关了水闸口,停了「淫」动, 恨痒难当的滕原带着哀怨痴迷的眼神望了任乐一眼。眼意带着几分怨恨,是在责 怪对方为何停了动作,弄得她半上不下的心痒缠绕。 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任乐是有意停了动作。这时听见外面的片仓发着呼啸 舒爽的叫喊:「呀……嗯……用力……嗯……爽死了……秋山,再快点呀,骚屄 都被你干翻天了……」秋山已扶正片仓的身躯,性急手快地从衣袋中拿出套套, 装备之后便握着涨硬的肉屌,对着黑毛耸耸的骚屄便一撸直入。 原来任乐有意与外面的秋山作比较:动作,部位,技法都要与对方作差别比 较。开始是指挖骚屄,继而舌舔屄洞,最后当然是屌插淫屄。 看着任乐掏出发硬坚挺的肉屌,滕原顿时眼前一亮,惊喜闪烁。她还是第一 次看见任乐的巨屌展露于面前,刚才只是看着它顶着裤裆不怎幺隆起,现在完全 外露发硬变粗,竟是可以如此粗长「壮」大,这才明白水菜早苗看上这个男优的 「硬件」还是颇有价值! 未等任乐准备好,滕原已经急不可耐地跨上他的大腿,一手撸了几下邦硬而 温热的肉屌,便对着自己粘满湿液的屄口尽量挤进捅入。 「呀!」滕原第二次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这才发现任乐的肉屌实在粗壮,那 硕大的龟头挤进屄口之时竟感到一裂的撕痛,而那痛楚却又令她搔痒之苦之得舒 解,一痒一痛互生互辅,直使滕原翻江入海欲拒还迎。最后忍不住一捅而入,让 空虚酥痒的屄洞得到充实饱满,完全体贴入妙。 「嗯……秋山,你有没有听到?刚才好像有人呀叫?!」 「嗯!呀?什幺?我没有听到呀,这里只有我和你在呀叫,是不是你听错我 的声音呢?呀……嗯……别管其他的,我快来了,你让我再插会儿……」 滕原第二次的「呀」声可能过于激动,竟然让外面的片仓小姐有所察觉。只 是秋山过于集中抽插片仓的下体,根本没有理会其他的声音。 「什幺?啊……秋山,我还没来呢?嗯……你别出火呀!让我再享受享受… …呀……再用力……再深点儿……别停呀……「 「不行呀!我要来了……呀……嗯……你别乱动……我要射了……呀……」 「不行……我还没来呢!……不要……呃……」 片仓说着不要,可秋山紧紧地往前一顶,肉屌完完全全顶进片仓的屄洞,除 着一声「嗯呀」,秋山的精液全注射出,最后无力地趴在片仓的身上喘着大气。 「XO#¥,每次都是这样,人家才刚被撩起性火,你就多插一会儿不行吗? 干不了几下就射了,真没出息!「看秋山如此不济,片仓立时黑着脸发着脾 气唠叨不停,直接埋怨对方的」性「能差劲,欲求不满。 秋山也自知「性」能不足,一边急急穿上衣服,一边找着借口陪笑讨好而说: 「一会儿还要找渡边课长开会,所以今天快了点儿,晚上约你再战,保证给你吃 足喂饱。」 「吖!还说晚上找人家,每次射过之后都要休息两天,你到底是不是肾亏呀 ……」说翻脸就翻脸,欲大火大的片仓竟然直怨秋山的不是,一脸母老虎的恶相 说得秋山频频点头不敢驳斥。 二人就这样闹闹吵吵,分别穿好衣服后偷偷往门外察看无人,便一前一后地 相继离开女厕。 此时此刻女厕内格的二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特别是滕原惠美简直如释重负。 她终于可以全力抽动骚屄,让任乐的肉屌在自己的屄洞畅快淋漓地自由抽送, 并且可以欢愉自在地哼哈淫哼:「啊……嗯……呀……别乱动呀!我的屄洞好胀, 啊……好充实,嗯……感觉好爽呀!!!」 知道外头无人,任乐也可以大手大脚肆意地淫猥眼前这位企社名女。急忙解 开她的衣钮,扯下那蕾丝性感的乳罩,让那傲视挺拔的「车头灯」即时亮于眼前。 看滕原平时穿着紧身的办公制服,她那引以为傲的胸脯依然引人注目,可与 那水菜早苗或安娜姐的豪门大乳三分而「鼎」。 果然不负已望,任乐的一只手掌根本盖不住滕原的大乳,又白、又大、又软, 握着那只豪乳,急不可待地凑上前把那红滴滴的樱桃送进嘴里,又香、又滑、又 甜,根本不舍得吐出来。 「呀!你别那幺用力咬行不,痛呀!」口喊着痛,可滕原已双手托胸,近量 靠上前让对方咬得舒服。任乐也毫不客气的吸、吮、咬、咀,虽然只得一张嘴, 但滕原的豪乳肥大,可以把两颗樱桃拼在一起,同时送进任乐的口中吮吸。 「呀!痛……咪头都被你咬下来了,呀……别顶呀……你的鸡巴太大太长了, 屄B都被你撑破了……」 吸着上身的奶子,不忘下体的功夫。任乐上下夹攻,开始抽动他粗大的肉屌 捅插滕原的骚屄,此刻的他已兴奋冲脑,开着马达发动桩机做着活塞运动。只是 难为了滕原的苦况,还没有适应肉屌在骚屄胀实的感觉,就被任乐疯狂抽动。每 一下都直顶子宫,每一下都带来无比难言的激爽享受。 「啊……不要停……呀……太爽了……呀……你怎幺?不要呀……」就在滕 原兴奋颠疯之时,令她意想不到的任乐忽然抱着她站了起来,这一下滕原只能顺 意识地双手围着任乐的劲后搂着他。原来任乐竟然要在这狭小的内格使出令男人 耗费体力绝技──龙舟挂鼓! 虽然滕原惠美不是肥妹,但身材高挑,胸前臀后的她自知不是身体轻重。但 看任乐抱着自己轻松自如的神态,怎幺也不觉得他是故作表现。而且抱起以后动 作自如地前后腰摆,肉屌快速撸动着屄洞全速不减,这是有心要在滕原面前展示 自己的「实」力。 「啊……嗯……呀……太爽了,任乐,你太厉害了……啊……不要……不要 停……呀……」反而是滕原「吖吖」直喊,骚屄的淫水哗哗而出,不知泄了多少 仍是高潮不断,兴奋难停的她已是直上九霄,还是第一次有男人令她如此癫疯狂 潮! 「嘭!嘭!嘭!」内格实在过于狭小,抱着滕原不断地撞向格门而发出撞声。 没办法,每抽动一下便撞在门板上一下。只好抱着滕原的身躯整个人背压着 格门,这一来反而方便了任乐。抱着大腿的双手刚好撑在门上,这样反而轻松了 不少,更方便下面的肉屌抽插女方的屄洞,还可以凑前靠近滕原那美艳动人的迷 人脸孔,与之来一个蛇舌湿吻。 但这一来滕原却是受不了,内格中依然发出啪啪之声,这是任乐的肉屌抽插 之时撞着滕原的臀肉而发出的撞击。声音快捷清脆,令滕原难心相信面前这个抱 着她屌屄的男优那体力竟如此惊人耐久,内心除了折服之外就是担心面对这个平 时寡言少语的低级男优到底还要被他抽插多久呢?自己又能承受多久呢? 「滕原小姐,你累了吗?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一下呢?」感觉到滕原的眼神开 始昏离无神,一是担心她体力出现透支,二是回驳她刚才对自己的无礼「嘲笑」。 「啊……怎幺拉?哼……你抱累了吗?嗯……还是你要射了?啊……如果忍 不住,嗯……就别忍了,射出来吧!啊……呀……啊……」滕原还是爱面子,不 肯在任乐面前低头。只是她也是死忍硬撑,不知还可以顶多久。 「哦……滕原小姐还可以撑吗?那我再来快的……」 「什幺?啊……呀……慢一点,痛……我的骚屄受不住了。啊……慢点呀… …啊……「 根本想不到任乐还可以再加快抽插的速度,滕原再也顶不住了,阴屄因过于 抽插激烈和撞击过猛而充血通红,插屄而产生的摩擦损伤带来了无比的屄痛。加 上性爱本是兴奋高潮刺激无限,但淫乐性事比的是男女体力。当一方过于猛烈, 另一方可能承受不了的话,最后的结果便使不能适应的一方出现体力透支,最后 精耗虚脱而亡。 现在淫屄过于激烈,体力透支的滕原已开始出现头脑昏乱,满脸通红,大汗 淋漓的她难以忍受阴屄的刺痛。最后只能对着任乐摇头摆脑地喘气求饶:「呀… …任乐,呀!你太厉害了,我认输了,我的骚屄都被你干爆了,呀……啊… …痛,求求你……好痛呀!停下来好吗?「 滕原说得不假,粗大的肉屌充塞而胀爆着她的阴屄,使她渐渐难以承受任乐 的抽插。可能过于高潮迭起,滕原屄洞的淫水依然哗哗而出,但她的眼神无光, 满口哼着胡言乱语。其实任乐也体力耗得差不多,只是硬顶了一会儿,看着对方 苦苦求饶,他也识趣地把滕原抱放在厕板,只是双手依然分开她的大腿,放慢了 摆腰抽送的速度。 「停了吧……求你了……我好昏,屄B也很痛……我受不了了。」滕原可能 连自己也想不到,这是第一次哀求男人停止抽插,以前玩过的男人不是早泄就是 达不到她的要求,即使是企社的男优也满足不了她。现在竟然低声下气求眼前的 男人停止,还是人生的第一次。 「那好吧,但我的肉屌还硬着呢,你张开口,给我口交吧!」任乐黑着脸应 说,装作无可奈何地同意了。他也怕弄出什幺「麻烦」,肉屌还是硬邦邦的,已 有了冲动的感觉,只能移船就岸,改为口交。其实这也不错,在这一众男人仰慕 的名人导师的口中撸屌,也是难得的一个机会。 滕原心头也不愿意,要知道有多少男人想她口交都不肯,现在是自己技不如 人,只能「淫」凭处置,便乖乖地张口含屌。 难得看见企社名导为自己含屌,任乐的心头乐呵呵之余也差不多要射了。双 手按着滕原的头颅不停地摇动,肆无忌惮地把她的玉口当作骚屄狂抽猛送。滕原 还以为不能屌屄改为口交会让她舒服一些,谁知任乐的肉屌过于粗大,不但塞满 了她的口腔,还直顶到内里的咽喉,呛得她难以透气。 但任乐一于少理,抽动了百来下之后终于忍不住马眼大开:「我要射了,滕 原小姐,你可要接住,不可流出来呀!全部都给我吞下去!」言词激动,一股浓 浓的男精直射滕原的口中。 滕原被对方用死力按着头颅,根本抽不出来,只好默默地忍受对方的精液射 进自己的口腔,有些还射吞入肚,想吐也吐不出来。 感觉到肉屌一颤一颤地强烈振动,最后慢慢平伏变软才松开双手。脸色苍白 的滕原才得以缓过气来,肉屌抽出,立时呛了几声,把口中的男精也「呛」 了出来,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哈哈哈!滕原小姐,你还好吗?要不要我与你再来一场。」 听着任乐的嘲笑,不知他真是想再来一场还是在调侃自己,滕原都有些胆颤 心惊地摆手摇头:「不了,算你狠,我服了,不来了,我的屄B还疼着呢!」说 完,摸了摸自己的屄B,炽痛的感觉仿佛被烧一样,难心想像这个男人还有精力 再来一场。 终于听到滕原低头认输,心头乐滋滋的任乐也不再穷追讽刺。看了看面前脸 色发白,体力还未回复的滕原不禁动了恻隐之心,立时弯下身子帮滕原拾起衣物, 温柔体贴地为她戴上胸罩和穿上小内,这一刻反令滕原感到无比的柔情温暖而感 动不已。 以前和那些男生的鬼混,做爱前是混战乱搞互扯一通,完事之后不是你有你 睡我有我孤单枕眠,更有的是急急穿回自己的衣物,一句「急事走人」便甩走不 理。想不到这个低级男优竟还有如此体贴的一面,不禁令滕原刮目相看之余,对 任乐作了另一翻的感觉。 「你刚才应该听到,正木的片子是得不到企社的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