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樱桃淫色精佣

颤抖樱桃





生在充满杀戮血腥的中原武林,是身为武林一份子的无奈,同时也是悲哀……谁知在眼前明亮的康庄大道的后面,不正是一场场为名为利的惨剧吗?正如名句:「半生闲隐今终止,一步江湖无尽期。」

(一)淫色花蕊

「来来来。小弟初逢贵宝地,看倌们请上前。有钱的给钱,没钱的赏个脸。」
说这话的乃是一位髯大汉。身高七尺。

虎背熊腰,双眼如同铜铃一般,有神地望着四周。粗旷的外表下,有着一股凌人的气势,张飞再世也不过如此。

大汉单手挥舞着一把长柄方头的石槌,正在表演俗称的一千零一套°°心口碎大石。

「各位老乡,今儿个我一个人如何表演呢?总不能叫我自己扛着石板,槌子凌空来碎石吧?请大哥们来帮个手。打死不用赔,做鬼也不追。」这会儿众人心想:「这槌子足有百斤重,光拿起来已非易事,更何况是碎大石。」

就在众人无言,大汉得意之际……

「我可以试试看吗?」一声清脆的声音由人群后方传来。待众人定神一看,一条轻盈的身子已越过厚厚的人墙而至。来者原来是一名年轻女子,留着一头及腰的长发,水汪汪的双眸。加上皎好的面孔,美艳却又不脱稚气,身着淡黄色半透明蕾纱,内着一件紫红色低胸兜衫,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腰际垂着一片翠绿翡翠,腰后则挂着一把华剑,下着一件樱色短裙。神秘女子嫣然一笑:「怎么?我可以试试吗?」

髯大汉先是一愣,随后大笑:「哈!小姐。你行吗?五百斤的石槌,别说你了。就连张翼德再世也拿它没法。」

众人哗然:「五百斤!五百斤的石槌哪!」「这小女孩是自讨苦吃啊。」「别玩了,回家去吧,我看你连五斤都举不起来呐。」「走吧!回家吧!」「……」人群鼓噪了起来。

有人觉得这女孩神经不正常、有人认为大汉神力无匹、万一一生气,搞不好揍这女孩一顿,这还得了。纤若嫩草的女子,那禁得起一揍,便极力劝阻她做傻事。

但下一瞬间,一切的喧哗完全地消拭无踪。只见神秘女子面不改色,伸出雪白如玉的右手,缓缓地举起了大汉的石槌,依旧甜甜地笑道:「我能试一下吗?」
这下子,众人眼镜跌得满地,半天说不出话来,连大汉的嘴都张得老大。但嘴硬的大汉仍说:「好!如果你能够打碎大石。我铁风棠三字就让你倒过来写。」说罢,便将大石放在自己胸口。大汉深吸一口气,气凝丹田,大喝:「来吧!」只见神秘女子轻轻地说道:「承让了。」一道光影便当胸劈来。大汉只觉得胸口一麻,睁眼一看,三寸厚的石板已片片破碎,不禁冷汗直流,说道:「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神秘女子淡淡地微笑:「罗墩华梦神,大家称呼我为小梦即可。呵呵呵……」
神秘女子说完便一跳,跃出了层层的人墙。大汉佩服地说:「破石不伤骨,好厉害的人物。罗墩华梦神,今天的事,铁风棠今生难忘。」

话说镇外五里的地方。一名身材高挑、双眉如画,犹如天仙下凡的持剑女子,站立在树下,似乎正在等待什么。只见梦神三步并两步地跳到持剑女子的面前,笑着说:「师姐,我回来了。我告诉你……」

话还没说完,只见持剑女子冷冷地说:「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你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刻钟。」

梦神不好意思的笑着:「对不起啦!那这样子好了,雅仪姐,照老方法补偿你好不好?」说罢,小梦便抱住了雅仪。

四片樱唇互相结合,雅仪感到身体一热,小梦的舌头已潜进她的嘴里。雅仪也不甘示弱地还击,两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里互相交缠,展开喜悦的前奏。小梦毕竟技高一筹,雅仪被吻得如痴如醉,两人双双平躺在树下。小梦揉着雅仪丰满硕大的胸部,雅仪也开使替小梦脱衣服。小梦不停地用拇指挑弄雅仪胸部的突出物,虽然隔着一层不算薄的衣服,但雅仪的乳头已被小梦拨弄得兴奋起来了,明显地耸立在乳房之上。小梦将左手伸进雅仪亵衣内,搓揉着越发坚挺的乳头,右手则探进雅仪的神秘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