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缠绵

吃完饭,大哥便和父小说城商量外出的事,老三则一个人走进了卧室,老三什么都不想听,老三也什么都不想知道,老三对外面的世界并不感到好奇。老三躺在看着天花板,这卧室是去年装修的,说是装修业有点牵强,就是整了点白石灰糊在原来的石墙。但这白石灰也来得不容易,是自己父亲和亲从十几里外的地方一点一点儿背回来的,再苦再累他们都觉得值得,因为他们知道老三要带女朋友回来,想等老三的女朋友来家里时有地方住,也想留住这个姑娘至少不让姑娘看不起老三家里穷跟老三分手。

卧室里的东西也是次和吴莎回家时,老三的亲新买的,从枕、被子、垫单再到蚊帐等一缕都是新的,都是老三的亲用自己辛辛苦的一分一分攒来的钱给自己买的。老三的亲十分心疼老三,在父眼里老三是个乖孩子,不但平时懂事,从不和父顶;而且读书时绩又好,还给自己找了个十分乖巧的儿媳。老三知道亲对自己的好,所以眼前亲病了,即使自己在不愿意,即使自己再苦,也要拼命地挣钱治好自己的亲。老三想,亲为我们辛苦了一辈子,劳累了一辈子,即使病现在这个样子了,也没有休息,仍在尽其所能地为我们做事。

所以不管怎样,一定要想办法治好自己的亲,让亲能过几年好子。等吴莎清理好厨房进来,看见老三躺在心事重重的躺在,便坐在边安慰老三。“你去吧,自己在外面小心点。我在家等你回来。”说着吴莎就靠在老三的膛。其他的留恋的话吴莎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说。老三觉得自己的膛内有一火正等着奔涌而出。老三恨不得马把自己的女人按在好好的做一次。可是老三没有。老三抱紧了靠在自己前,并说要等自己回来的女人。老三知道,吴莎哭了,吴莎只能用眼泪告诉自己,舍不得自己,着自己。

吴莎坐在边看老三一句话也不说,知道老三心里有些不舒服,她没有说话,坐了一会儿,她转去拿起她那个平时用来洗下的小盆子出了去。老三明白吴莎的意思,以前每次要做那事的时候,吴莎都会出去洗洗,也会老三出去洗洗。老三想正都的离开,还不如干脆不想那些伤心的事了,好好的和吴莎做一晚,把自己弄舒服,也把吴莎喂得饱饱的,免得后在工地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看见一个女人,更别说睡女人了。于是在吴莎出去的时候,老三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不多久,吴莎就回来了,还给老三端来了一碰。看见老三赤的躺在,吴莎就走过来坐在,把手放在老三的脸说:“快去洗洗吧,我把给你端进来了!你洗了就放在那里明天我端出去倒。”看见吴莎憔悴的样子,老三答应了一声,然后就起下,蹲在小盆子,开始洗起了自己的小老二。小老二似乎也知道将有一场战,老三刚一擦,就鼓鼓地胀了起来。在老三洗的时候,吴莎已经脱光了衣服,躺在了。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老三,双颊微红。她白嫩的子可能是由于天过于燥的缘故吧,也开始微微发红,且额渗出了不少汗珠。

吴莎想,都要分开来了,好好地给他一次,这次去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把他喂饱了,免得出去被他们带坏了,到去拈花若草的。老三洗完了,把毛巾挂在墙,就去,躺在了吴莎的边。抱着吴莎,吴莎也转过来抱着老三。老三不能给吴莎任何承诺,只能紧紧的抱着她,亲吻着她的额,然后他们就相互啃了起来,由于老家的房子隔声效果不好,他们不能像读书时在外面住旅社那么疯狂,所有的动作都只能轻轻的进行。吴莎平躺着,不断地扭动着她的体,她蛇般的腰肢,呼吸也越来越重。

吴莎紧紧地搂着自己的人,那感觉想要吞掉她的人一样。老三松开了抱紧她的手,然后轻轻的伸向了她的敏感地带。万鹏程很清楚他的女人需要什么,他要满足自己的女人,他要狠狠地她一次。那晚,老三和吴莎一次又一次的纠缠在一起,一次比一次紧,谁都希望把对方缠进自己的体里,甚至是生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