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的艳遇

对于万鹏程来说,这一小说城对于万鹏程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万鹏程想着与杨莉的事,想着吴莎发来的照片,没有一丝睡意。窗外很是安静,只有风吹过,留下的沙沙声。快到四点的时候,万鹏程的大哥和嫂子回来了。万鹏程听见有人敲门,便起去开门。这是张强和韩江两子还在呼呼大睡,杨莉倒是没有多大应,眼睛微闭,息匀称,看不出是睡着了还是醒着。万鹏程的大哥万展翅进来,就打开了电灯,大家起了。听见喊声杨莉也就侧起来,洗手间去了,在路过万鹏程的哥嫂旁时脸泛起了红晕。

万展翅又喊了两声,张强和韩江两子才起来。万展翅见大家都起来了,就说:“大家快点收拾好了,赶紧出去吃点东西,现在都四点过了,马就要开始检票了。等大家收拾完了,万鹏程一行便出去吃早点去了,由于太早,万鹏程很是吃不下东西。等大家回到候车室的时候,检票已经排起了常常的队伍。好不容易,万鹏程一行人才了车。这趟由城开往城都的K854是刚刚开通,列车是新的,座位桌子等也是新的,十分干净。车大部分乘务人员都很年轻,和万鹏程年纪差不多,一看就是刚刚毕业后分配工作的,看来他们的命运似乎要比万鹏程好一些。

万展翅把大家安顿做好后,便拿起手机玩了起来。万鹏程挨着自己的坐在杨莉的对面,由于昨晚的事,现在人都坐在一起了,难免多少有些尴尬。杨莉的心里很清楚,其实大家一定知道了自己昨晚和韩江的事了,都怪韩江搞得那么大声。虽然张强两子也做了,但这毕竟是两子之间的事,让别人听见了总不是件光彩的事,让外人知道了难免会有些尴尬。所以即便杨莉的知道了杨莉的事,所以对杨莉的事也只能不管不问。杨莉也知道的事,但对已自己的事心里仍然忐忑不安。

倒是万鹏程看起来好像还没有什么心事,他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自然地从自己随背的小包包里拿出一本文学作品读了起来。看来万鹏程的确是个老手了,昨晚都把手伸到杨莉的去了,今天却还脸不红心不跳的。所以大家也就没有多少话说。车到中途,乘务员开始过来检票了,这个乘务员正是刚才帮万鹏程提了一下包的那个。刚才车的时候,由于忙着车,虽然他帮自己提了一下包包,但万鹏程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这位年轻的乘务员。现在这位年轻的姑娘整站在自己的对面检票,万鹏程当然也就放下手中的书,仔细打量起这位年轻漂亮的姑娘。

万鹏程发现这位年轻的姑娘,不但长得灵灵,还很有质,而且对待每位乘客都是那么彬彬有的。万鹏程看看着,心里便不停滴幻想着。这位小站在自己的面前了自己两声,万鹏程还没有听见,还是坐在傍边的张强,喊了一声,万鹏程才应过来。“先生,检查票了,请出示你的车票”。万鹏程红着脸赶紧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被自己坐得皱巴巴车票,递给了这位年轻的乘务员。自己的眼睛却仍旧在这位姑娘的转来转去的。这个乘务员把票还给万鹏程时,以外的瞟见了万鹏程手里的书。

“你还在看莫言的小说,看来你对中文坛还很了解嘛”。那位乘务员道。“是的,我读中文的,刚从学校毕业,而且我也很喜欢文学,而且莫言刚获了洛贝尔文学奖,车时在车站尽然看见了莫言的小说,所以就买了,顺便再车混哈时间。”万鹏程道。“原来如此,我也刚从学校毕业分到这两列车实习,虽然我读的是铁路职业技术学院,但我也很喜欢文学。”那位乘务员道。“哦,那算是遇知音了嘛。”万鹏程道。“是呀。算了,不和你聊了,我还要检票,一会儿你去找我嘛,我就在这节车厢尽的那间小屋里。

”那乘务员道。“好的,一定,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是闷得慌,一会儿一定过来找你。”万鹏程回答说。“好,那你看我差不多检完票了,就来找我嘛,我检完票就没有事了。我走了。”“对了你什么名字?万鹏程看见这么美丽善良的姑娘邀请自己心里十分高兴,也十分心急,便急着想问这个乘务员的姓名。那乘务员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回给了万鹏程一个微笑。万鹏程心想,呆会儿和你在一起,我一定要问出你的电话来,我就不信一会儿把你弄舒服了,你还不告诉我什么。

倒是你自己问我都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