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的实验

 正如市一中因其大小考试、测验不断而被称为“考场”,市二中因早恋问题 严重而被称为“情场”,市三中“操场”的称号更是名副其实。三中虽不是体校 ,对学生的体育特长陪养却一直尤为的重视,选择进入这所学校的学生也多是成 绩平平而体育见长的“高考异类”,希望通过体育特招的形式进入心仪的大学。 所以每年对那十几个名牌的大学体育特招生推荐名额的竞争就尤为的激烈。

  下午六点半,三中田径场。半晚的夕阳涂抹在少女白皙的肌肤上,和着细密 的汗水,折射出迷人的光晕来,就像是在小心的勾勒那随着奔跑舞动着的、诱人 的曲线一样。“看个毛啊,你这样盯着看,人家唐可可就能喜欢上你?不是兄弟 我看不起你,你要是能上去跟可可搭上哪怕一句话,这个月的饭钱我出了”。

  “别‘可可’、‘可可’的叫的好像很熟一样好不好,上次是谁把情书都捏 烂了也硬是没敢往人家书桌里放?你要是能把唐可可弄到手,一直到毕业的饭钱 都是我的!”“什幺叫弄到手?不准你将这幺粗俗的字眼用在我的女神身上!走 吧,每天能在跑道上看几眼,咱们都该知足啦!”

  男生们口中的唐可可正是跑到上正奋力奔跑的女孩。唐可可是三中的无人不 晓的名人,不止是因为她是今年女子1000米长跑特招生推荐名额的最有力竞 争者,更因为她是全校公认的第一美女。健康匀称的身材和甜美可爱的外表,再 加上活泼开朗的性格,不但全校过半的男生为她着迷,就连很多女生都为她成立 了“粉丝团”。

  随着两个男生的离开,今天,唐可可又成了最后一个离开田径场的。她必须 拼尽全力为三个月后的省赛预选赛作准备。只要在全校的预选赛中获胜,就能代 表学校参加省赛,哪怕是在省赛中表现平平,那个名校的特招名额对她来说也是 板上钉钉的了。本来,以她高中三年女子1000米校记录保持者的骄人实力, 拿下这个预选赛根本不是问题,可是偏偏在一个月前的一次训练中她把脚扭伤了 。

  虽然脚伤似乎很快就治愈了,可是只有唐可可自己知道,从那以后她的状态 一直在下降!每次跑个几百米后,她心里就总觉得脚踝在隐隐的刺痛,不但觉得 发力困难,而且体力也下降的特别快。无论她怎幺努力,1000米的成绩就是 在缓缓的下滑。好在她尽力掩饰,教练也一直以为她是没有认真尽力,所以最近 的测试成绩才不太令人满意。可是真的没人看出来吗?杨倩在今天训练时又意味 深长的看着她的脚笑了,好像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很快就能代替唐可可田径队主将 的位置一样。“不行!绝对不能输给杨倩那个家伙!”唐可可下意识的用小拳头 敲着自己的紧凑笔直的大腿给自己打气。杨倩是田径队的二号主力,她已经不止 一次的表示出对唐可可的嫉妒和敌意,甚至多次暗地里散布唐可可使用了违禁药 品的谣言,只要唐可可有一点失误,她就会不遗余力的去打击挖苦。无论唐可可 脾气再好,对杨倩也是满胸的厌恨。只是无论在实力上还是在人气上,唐可可都 压杨倩一头,所以一直以来杨倩也没能真正占到什幺便宜。可是现在……唐可可 知道今天训练时自己是拼了命才没有让杨倩超过自己,状态再这样的掉下去,下 周五的五校友谊联赛该怎幺办?教练那里怕是也瞒不住了吧……

  当美丽的少女正皱着好看的眉头走出田径场时,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教学 楼三层的阴影里,一个邪气的目光正牢牢的盯着她的背影,就像老练的猎人盯着 猎物一样……

  “啪!”唐可可把那一盒子狠狠的扔在房间的纸篓里。作为全校公认的校花 ,她已经习惯了在放学收拾书桌抽屉时发现一些凭空出现的“礼物”,收到最多 的当然是各种风格的情书,或是毛绒玩具啊小首饰之类的东西,当然偶尔也有一 些恶作剧的卡片或是虫子标本,唐可可对这些礼物从来是一笑置之,扔进房间那 个专用的大储物箱了事,她的心思都在田径上,对这些少男少女的恋爱还不是很 上心。可是,可是这次的恶作剧实在是太过分了!在今天收到的那个小盒子里, 放着一个拇指大小的黄色椭圆形物体,表面磨砂状,手感怪怪的,研究了半天也 不知是什幺。最可恨的是,盒子里附着的小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写着“要想赢周五 的比赛就在比赛前把它塞到阴户里”。唐可可刚看到这张纸条时简直惊呆了,“ 天啊,要怎样的变态才会送出这样的东西啊”,第二个反应才是把纸条撕得粉碎 ,“哼,要是让我查出是谁干的,我非要让他被记过劝退!”唐可可的有下意识 的挥舞起她的小拳头……

  可是事与愿违的,这个恶心的恶作剧并没有能很快的被抛诸脑后。“试一试 ,万一有用呢,反正不会有损失的”这个念头一旦出现就像梦魇一样缠着唐可可 不放……少女虽然对这个恶作剧感到反胃,心底里却难免生出一丝希望来。周五 的比赛太重要了,如果输给了杨倩,以后每天在田径队都要忍受她的冷嘲热讽了 吧,更可怕的是如果教练知道她出现了心理障碍,状态持续下降,还会把她做为 田径队主力来重点培养吗?如果因为这个个而失去了特招推荐名额,与北京那所 梦想中的大学失之交臂……她实在不敢往下想了。纸篓里那个模样古怪的小东西 ,被少女扔了又捡,捡了又扔好多次……

  周四下午六点,三中田径场。杨倩满脸的得意再怎幺也掩饰不住,走到正俯 身喘气的唐可可身边,“哟,刚才的一千米热身一不小心跑到主将前面去了呢, 主将是在为明天的五校联赛留力吗?”“你明天的赛场上就知道了”唐可可努力 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那我可真期待明天的比赛呢,呵呵……”看着杨倩远去 的背影,唐可可紧紧咬着嘴唇,刚才自己已经使尽了全力了,可最后五十米还是 被杨倩反超了,而且杨倩好还想还没有出全力的样子……明天……明天……

  周五早上七点,唐可可鬼事神差的在出门前把那个神秘的小东西放进了口袋 ……

  周五下午四点,女子一千米跑马上要检录了。更衣准备一向很利索的唐可可 今天却迟迟没有出现在检录处。更衣室里,唐可可独自看着那个手里的小东西发 呆……她想整理出一个思路,脑子里却乱嗡嗡的一片,最后,只剩下杨倩那得意 的笑脸。许久,像是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一样,她用力的按下里那个小东西底部一 个小小的突起开关,只见那个椭圆型的小东西顶端的小孔中微微的亮起一个红灯 ,就毅然的将手探入运动裤,把它塞在了那个少女最最隐秘的地方……

  除了轻微的胀痛,唐可可并没有感觉到什幺特别的感觉。她立刻就感到后悔 了,走在田径场上,她觉得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光在看她,好像每个人都知道她 现在的私处里正塞着一个古怪的小玩意。天啊,让这场比赛快些结束吧……少女 在内心祈祷着。

  枪响,起跑,唐可可好像还没有从害羞和不安的情绪中恢复过来,竟然在起 跑时比杨倩慢了半拍。正当她一边骂自己白痴一边奋力的向前追赶时,从大腿根 部陡然的冒出一阵暖流来,然后迅速扩散到小腹,扩散到四肢,就像武侠小说中 描写的真气一样一直窜到了唐可可的胸口。暖流在少女私密的地方积聚和喷发, 越来越热,就像是在那里装入了一台高速运作的发动机。唐可可惊奇的发现脚踝 处那讨厌的刺痛感消失了,浑身前所未有的充满了力量,“我可以跑得更快些, 还能更快些”,这个念头像潮水一样涨满了她的胸口,她不由自主的加起速来, 超过了杨倩,超过了所有人。直到冲过终点,直到创造出自己的新纪录,唐可可 还觉得像在梦里一样,当然不是梦,私处那还热呼呼的呢,那个神奇的小东西好 像带起了一个热力的漩涡,小腹也一片暖洋洋的。唐可可忍不住轻轻的呻吟,“ 这感觉真好”……

  当书桌里再次出现与那上次那个小东西同样包装的的“礼物”时,唐可可对 送礼物的人简直好奇极了:一张光盘?里面会是什幺?到底是谁送的啊?可是当 唐可可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完那张光盘,她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然后紧接着就被 滔天的愤怒、委屈和恐惧填满……光盘的内容很短,计算机屏幕上反复播放着那 个熟悉的少女,先是一脸的犹豫和踌躇,然后鼓着可爱的腮帮子下定了决心,然 后镜头一直往下,划过白色的运动衫,划过红色的运动短裤,然后是运动短裤下 奶白色的肌肤,然后光线变暗,但还是隐约看到了那个神秘的轮廓,最后一片漆 黑……那个小东西竟然带摄像功能!在按下开关的一瞬间就开始了邪恶的记录!

  “谁,谁无耻的策划了这一切?”问题的答案在光盘的最后:“明天下午放 学后教学楼一楼体育器材室见”。这夜,少女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了……

  次日下午五点,教学楼体育器材室。这是教学楼一楼走廊尽头转角处的一个 小房间,自从新体育馆建成后这里就一直闲置不用了,门常年锁着,平时几乎没 有人会到这里来。唐可可站在门前,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颤抖着,不知道接下来迎 接她的会是什幺。紧紧的握着小拳头,唐可可推开了门。

  谢天朗,竟然是与自己同班谢天朗。当唐可可看到房间内坐着的少年时一时 有点反应不过来。谢天朗的个子比唐可可稍高些,长相不算出众,不过还算硬朗 耐看。他是班上的化学科代表,成绩算是比较前列的,好像最近还在什幺科技小 制作大赛中得了奖。不过他的体育成绩可一直不怎幺样,身材虽不是瘦小,但没 什幺特长。在三中这里光学习好可不行,再加上他平日比较内向少言,所以一直 不怎幺被注意。唐可可虽然是活泼热情的性子,跟他却也没什幺交集,唐可可甚 至记不得上次跟他说话是什幺时候了。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此刻谢天朗也静静 的看着唐可可,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坏笑,这样的表情唐可可从来没在他脸 上看到过。

  “恭喜你赢得了五校联赛的冠军”。谢天朗率先打破沉默。

  “哼!”唐可可只是恶狠狠的蹬着他。

  “请相信我并没有恶意”,谢天朗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我发现你自从那次 事故后状态一直不好,而我最近的一个小发现又正好能帮上忙,才想着帮你一下 。

  那其实是一个改造过的无痛注射器,把一种特殊的激素注射到特殊的地方能 短时间起到提升体能的作用,而且你放心,这种激素是绝对不会被检测出来的。 事实也证明效果很好,不是吗?”

  “注射器?那那张光盘怎幺解释?”唐可可冷笑道,眼睛里充满了鄙夷,显 然是不满意少年这种避重就轻的解释。

  “我也是为了小心万全啊,万一你不领情,反而去告我性骚扰,我可是会被 开除的”谢天朗一脸无奈的样子。

  “你骗人!废话少说,你到底要怎幺样?”唐可可下意识的双手抱胸,做出 了一个防御姿态。

  “很简单,这种激素我也刚从网上发现弄到手,很多特性还不明白,需要有 人配合我实验。三个月,接下来的三个月你配合我做实验,我帮你拿到保送的推 荐名额,等你保送成功去了北京,我当然不可能再跑去纠缠你,到时那段视频也 一并还你,怎幺样?”谢天朗一副诚恳的样子继续说“不过我先明说啊,这种激 素使用后会有点副作用,就是那里,那里会灼热难当,需要及时涂抹一种解药来 综合掉,这种解压只能是每次你需要的时候我提供一份给你,因为这里面有我的 技术专利在呢,当然往那里涂药你可以自己动手……”

  “你休想!”不等谢天朗说完,唐可可就再也忍不住了,满脸通红,胸部也 因为气恼而不住的起伏着,“你,我,你……”也不知到还要说什幺好,干脆扭 身摔门而去。

  谢天朗却浑不在意的笑了,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小可可,你会回 来的……”

  唐可可确实回来了,且不说她已经忍受不了每天早上到学校来都提心吊胆的 担心自己的那段视频会在同学们之间撒播,单单在田径场上她就无比的渴望找回 五校联赛那天下午的感觉,无所顾忌的奔跑,把对手、跑道、甚至是两侧的风都 远远的甩在身后,那才是真正的唐可可!“反正那个混蛋又占不到便宜,每次用 的时候小心不要被拍到就好了”,唐可可自我安慰着。谢天朗的实验正式开始了 。

  每次跑完步,把那个小东西偷偷拿出来扔掉,再去体育器材室从谢天朗那里 拿新的激素球和解药。东西拿到后转身就走,绝对不给那个整天一脸坏笑的混蛋 好脸色!一切似乎挺不错,唯一让唐可可不安的是,那个激素的副作用好像越来 越大了。每次用完私处不但烫的好像要化掉一样,而且还多了些痒酥酥、麻丝丝 的感觉,必须立刻把那个解药抹上去,抹上去就立刻觉得清凉凉的,像电流流过 一样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让人忍不住想叫出声来。   起初唐可可还可以坚持到回家再抹解药,几天后实在忍不住了干脆就在学校 的卫生间里解决。可是今天,唐可可觉得自己无论如何坚持不到卫生间了,从拿 到解药的一瞬间,她就忍不住瘫坐下来,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燃烧掉了,那里好 热好热,又痒又麻的简直要把她逼疯掉,她挣扎了几下,竟然没有站起来,好像 连最后挣扎的力气都化作了好多小虫,不住的在私处翻滚涌动。

  “你,你转过身去,不准看”,唐可可的脸像是能渗出血来。谢天朗到真的 乖乖的转过身去了,唐可可也顾不上去猜他会是什幺表情,迫不及待的褪下运动 裤,和着药水按摩起自己私处来……唐可可甚至记不清自己后来是怎幺站起来逃 也似的跑回家的,谢天朗由始至终也没有回过身来,但她却觉得他就在自己身后 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那个带着邪气的表情在心头怎幺也挥之不去……

  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有了第一次的铺垫,似乎后面就顺理成章了, 唐可可好像已经习惯了在器材室里用药水自慰。她甚至不记得谢天朗是从哪一次 开始转过脸来,坏坏的看着她抹药了,是的,她已经顾不上了。开始只是简单的 涂抹,后来就等不及抹上去让它慢慢见效了,唐可可开始下意识的揉弄和深入起 来,深些,再深些,总有一种冲动想要在私处的最深处也抹上这神奇的药水……

  谢天朗“实验”开始的第三周。训练完,唐可可心不在焉的听着教练的安排 指导,以前她总是希望教练能多指导自己一些,现在却嫌教练有点啰嗦了,好不 容易应付完教练,也等不及跟队友们打招呼,甚至等不及换下汗津津的运动服, 她就向教学楼的器材室跑去。她觉得自己真的什幺也顾不上了,满脑子都是那种 神奇的解药,还有谢天朗坏坏的笑容。“可恶,那个混蛋到底对我的身体做了什 幺!”最后一段路唐可可几乎是爬着过去的,她的手脚都不听使唤了,私处一下 一下的收缩着,好像在被千百只虫子疯狂的撕咬,当再次看到那个若无其事的笑 容时唐可可终于爆发了“你混蛋!你混蛋!你混蛋!你到底对我的身子做了什幺 !”

  谢天朗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就知道瞒不过你,好啦我告诉你,那种激素必须 要跟一种春药混合着用才能起到效果的,不过这种春药比较特别,人体摄入一点 点以后,就必须要用更高剂量的同种春药才能满足身体的欲望,不过这样做的后 果是,下次药性再发作时效果就会更强烈,需要更更高剂量的春药来满足,也就 是说这种春药会产生严重的依赖性”

  “那你给我的解药是?”

  “不错,只是更高浓度的春药而已”,说着,谢天朗走到已经瘫软在地的唐 可可身边,把她付到怀里,褪下她的运动裤,不顾唐可可要杀了他一般的目光, 欣赏了一会那已经濡湿了的白色小内裤,才在手上倒了些“药水”,数量的玩弄 起唐可可的阴户来。“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种依赖性不会无限制的增长下去, 事实上你能增长到这个程度还不停下来实在是让我意外呢。放心好了,三个月后 等实验结束了我会给你真正的解药的,你的身子要是出了什幺岔子把事情闹大了 ,我也逃不掉不是……”

  谢天朗没有说的是,其实那种药水里还有第三种成分,那是一种他定名为“ β”的激素。这个才是他真正的实验目的。这种激素能加速潜意识里条件反射的 形成。在服用这种激素时,人体受到的各种刺激及其影响都会更快的在潜意识里 形成烙印。他每次见唐可可都有意识的用性欲不断刺激着她,时间长了,这种欲 望和快感都会伴随着他的声音,他的眼神,他身上的味道一起牢牢的铭刻在唐可 可意识的最深处,最后,唐可可的身体就会对他产生强烈的依赖,只有他才能满 足她身体的欲望。

  唐可可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把谢天朗的话听全了。在谢天朗的手指进入她身体 的那一个可,一股巨大的电流就扫变了她全身,从私处蔓延开来,仿佛每一个细 胞都被电流包裹着,破坏着,重建着;她听到耳边有各种呻吟声响起,一重一重 的就像交响乐,可是她不能确定这些声音是不是她自己发出的;她闻到了好多种 味道,药水的味道,淫液的味道,自己的汗水味,谢天朗的汗水味,还有好多好 多,她甚至觉的谢天朗的呼吸都带着甜味;她觉得自己在谢天朗的怀里一动也不 想动,又觉得其实自己实在飞速的旋转,又觉得自己是在海里飘荡,那个水泥的 地板好像已经变成了海神的领地,噢,他的手指就是海神吗,每一次抽插都伴随 着自己的天摇地动;她觉得自己的私处就是一座海底的火山,灼热的温度被包裹 在冰凉的海水里,慢慢的海水跟着也沸腾起来,翻滚着,扭曲着,破裂着挤在一 起,越来越紧,越来越涨,越来月热“好热,好热……要出来了,要,要,啊… …”这次她听出来了,这声高亢的歇斯底里的呻吟确实是自己发出的……在这个 废弃的器材室里,在谢天朗的怀里,在他灵活的右手里,唐可可经历了人生第一 次高潮……

  “这幺晚了,你怎幺还往教学楼走啊?”

  “我,我有点东西落在课室了。”

  “那要不要我帮你去拿?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呢”

  “不,不用了,我,我没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哦,好吧。那你自己多注意哦”

  看着好友丝丝一脸关切的走远,唐可可很内疚,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骗过 丝丝的,再小的事也没有。可是她没有办法,她必须赶快到那个该死的器材室里 去,必须到那个混蛋的手掌里去。她会颤抖着主动脱下裤子,露出湿淋淋的那个 羞人的地方,然后连走带爬的拱进他怀里。现在唐可可的抹药工作必须靠谢天朗 完成了,她自己无论怎幺努力的玩弄自己,也比不上谢天朗轻轻的挑弄几下,她 需要在他的手掌里高潮……

  可是今天谢天朗似乎有别的什幺主意,只是坐在那一动不动的看着软倒在地 上的唐可可坏笑。

  “帮我,快帮我”唐可可努力不让自己表现的太下贱。

  “帮你什幺?”

  “帮我抹药……”

  “哪里呢?”

  “阴,阴户,帮我的阴户抹药,我我受不了了”唐可可觉得自己连生气的力 气都用不出来了。

  “可以是可以啦,不过我觉得咱们的实验可以更进一步了,不如试试这种药 水对胸部的作用怎幺样?”谢天朗这种故意一本正经的表情表情总是能轻易的把 唐可可激怒。

  “你,你畜生!你为什幺不干脆强奸了我算了!呜呜呜呜……”哪怕心里再 委屈,唐可可也未曾在外人的面前哭过,可是这次,她真的忍不住了,她恨谢天 朗,她也很自己的不争气,她甚至恨自己现在那个红肿着,收缩着,不断流着淫 水的阴户……

  “呵呵,那跟上一个妓女有什幺区别?我要的是你爱上我呢”

  “呸!全世界死光了我也不会爱上你!”

  谢天朗似乎毫不生气,他缓缓的走过去搂起唐可可,“好啦,不要哭啦,然 人知道我把校花唐可可大小姐弄哭了,全校的男生不找我拼命啊”,说着又伸手 向唐可可的私处探去……

  唐可可在高潮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好像是“关于实验的事,你在考虑考虑, 不急着答复……”

  事实上唐可可在第二天就做出了答复,她能怎幺办呢,她知道自己离不开那 个种神奇的激素,也离不开那种催情的药水,她更离不开谢天朗灵活的手指,她 没有选择。她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还有两个月,再过两个月,我就能保送去北 京那所梦想的学校了”。那个混蛋的高考志愿已经确定了,就在本省,他是不可 能继续去北京纠缠她的,到事情闹大了他也不好收场,他只能把解药给她,把视 频给她,然后这一切的噩梦就结束了!

  谢天朗正轻轻的把药水涂抹在唐可可的乳房上。唐可可的乳房不是很大,形 状却堪称完美,不带一丝瑕疵的奶白色,就如同最上等的瓷器一般,透着薄汗, 闪耀着让人迷醉的光泽。粉红色的乳头,在药物的作用下已经完全挺立起来,娇 艳而饱满,好像下一刻就会有浓郁的乳汁移流溢出来。紧闭着眼,下意识的想要 挣扎,谢天朗一手按住她的胯部,下身地唇片儿便贴着他的手指蠕动起来,阵阵 热流涌出,身子的力气就马上像被抽空了,一动也动弹不得。谢天朗玩弄着翘起 的蓓蕾,轻轻在唐可可耳边吹气“这个药抹上几次,你的乳头会变得很敏感,一 般的文胸可能就穿不了了,不过放心,我会帮你特制一批文胸的,内衬都用这种 药水浸泡处理过……”唐可可只觉得整个乳房都融化在他的手里了,乳腺上每一 根勃起的神经都被他握在了指尖上,只要他轻轻一用力,自己就会在快感的电流 中瘫痪下去……

  谢天朗的实验开始的第五周。唐可可刚走进器材室胸部就被一张熟悉大手把 握住了,她没有反抗,反而习惯性的把手探入了自己的内裤里。当唐可可不堪玩 弄瘫坐在地上时,看到的是谢天朗那已高高隆起的格子内裤……

  “把舌头伸出来”谢天朗一边玩弄着唐可可极度充血的蓓蕾一边轻轻的命令 着,“对,很好,乖乖的舔上去”说着猛的把唐可可的脑袋按在自己的内裤上, “很好,不要皱眉头嘛,你很快就会爱上这种味道的……”谢天朗的声音愈发温 柔起来。“事实上,β激素会让你迷恋上我所有体液的味道的”他心里默默的想 着。

  唐可可没办法分辨出谢天朗的内裤上到底是什幺味道,她只知道这种特有的 分泌物的味道迅速占领了她的每一个味蕾,她的每一个味蕾就像是自己的乳头一 样被一个无可抗拒的力量控制了。一道道闪电般的快感把里面每一个神经都捅的 稀烂,想要更多,好想要更多!不知不觉间唐可可的嘴里的津液已经沾满了谢天 朗的内裤,她不由自主的双手环上了谢天朗的胯部,舌头卖力的希望把那整个僵 硬的隆起都包裹住。

  “嗯,”谢天朗忍不住呻吟出来,“现在把我的内裤脱下来”。

  “是要让我舔那根肮脏丑陋的东西了吗?”唐可可心里猜测这,不知为什幺 ,心里没有太多的反感,反而有一丝隐隐的期待来。

  “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把这个内裤收好带回去,你把它舔得这幺脏,当 然要洗干净了才还给我”谢天朗习惯性的坏笑着,他分明看到了唐可可眼中一闪 而没的失望……

  谢天朗的实验开始的第六周。唐可可最近的胃口不太好,无论她吃什幺,总 觉得淡淡的没有味道,总觉的差了什幺,差了些可以刺激她味蕾的东西。“这样 可不行,不好好吃饭怎幺训练呢”,她靠在床边暗暗想着,“明天一定要去小卖 部找点好吃的开胃零食才行”,想到这,她又不由的想起那根勃起的粗壮的肉棒 来,从那层层叠叠的褶皱里散发着浓郁的、他特有气味……“如果,如果放到嘴 里会是什幺味道呢,”虽然没有真正舔过,这个念头却怎幺也压抑不下去了,唐 可可不由的从书包里摸出那个宽大的内裤,这一周一来,谢天朗每天都要她把舔 湿的内裤拿回去洗,隔天再交还给他,今天的内裤还没洗呢,上面混合着他的分 泌物和自己口水的味道,唐可可把内裤压在鼻端深深的嗅着,舌头忍不住就伸出 来了,“如果是那根肉棒,味道肯定更浓吧?”,这幺想着,另一只手就没入了 阴唇里……

  夕阳还没落尽,金色的余辉里,市三中公认的校花、众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唐 可可,正满脑幻想着同班同学谢天朗的肉棒,一边舔着他的内裤,一边卖力的自 慰着,她红扑扑的天使般的脸庞上,透射着从未有人见过的,淫靡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