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直销欲女

直销欲女

经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有人按张俊华家的门铃,张俊华去应门,居然是刚刚那位小姐。

她自张俊华介绍叫做谢雪铃,是作直销的,虽然张俊华不太喜欢这类推销员,但张俊华依然让她进来。她看起来只有二十一、二岁,但是因为穿着打扮的关系,显得相当成熟,当她坐下之后,她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开始介绍她们的产品。等她说到一个段落后,就停下来望着张俊华,似乎想看看张俊华有怎样的反应。

张俊华这时候开口说:“小姐,我对你们的产品不是太有兴趣耶!”

她就反问说“:那你为何能够听这样久呢?”

张俊华笑说:“呵!是因为我对你有兴趣啊!美女当前,何乐而不为呢?!”

谢雪铃听到张俊华这样说之后,就坐到张俊华身边,摆了个pose之后,说:“这也是可以谈谈的啊!如果价钱谈得拢的话,也是可以喔!”

一听到这句话,张俊华性趣全来了,张俊华说:“那你要!”

谢雪铃笑说:“帮你打飞机是一千,口交则是两千,纯上床是五千,任凭你摆布是一万。”

张俊华马上打开张俊华的荷包说:“你看看,一万只多不少,怎样?”

谢雪铃很快的已经把外衣脱下来了。她戴的胸罩并没有肩带,如同8字形,浑圆的罩杯将她盈实的乳房遮住了二分之一,嫩粉雷丝花边的胸罩紧紧的托着饱满的乳房,剪裁适宜的胸罩填充的刚好,将整个乳房撑挺的亭亭玉立,那至少是36d的高耸,就像广告通乳丸那些女人般俏挺。浑圆的罩杯中央微微尖起,肯定是她的乳头了。

张俊华感到自己裤子的前面有种异样的压迫感,不停地膨胀、膨胀!。那种选美小姐比基尼的女体,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张俊华眼前。

她似乎早已习惯男人那种目瞪口呆的样子,将她头发往后一甩,侧着头,笑着说:“我美不美?”

张俊华张开口,却紧张的说不出话。

解开裤扣子、拉开拉链、脱下裤子、将鞋踢掉。一切动作都那么的柔畅自然,而且毫不做作,就仿佛她正在家里的浴室准备洗澡般。她的内裤是白色的,有着白色花纹的蕾丝滚边,三角形的地方稍微的隆起,隐约地好像有着模糊的黑影,映衬着纤细的腰枝,她的大腿很匀称,就像萧蔷的裤袜广告般诱人。

谢雪铃牵起张俊华的手,令张俊华突然间有触电的震动,就像张俊华和张俊华的暗恋对像趁着过马路时偷牵了她的手,既紧张又激动。拉着张俊华到浴室门口,回过头:“你在外面先把衣服脱掉。”

胡乱的把衬衫、裤子脱掉,只着了一条内裤,走到浴室门口,深深的吸一口气,用力捏一下大腿,痛的让张俊华相信这不是在作梦。

进浴室一看,谢雪铃已经把胸罩和内裤脱下了,全身一丝不挂,纤细的双手轻轻的在搓揉自己的乳头,嘴里咬着一撮的头发,使她及肩的长发显的有些凌乱。她的下体充满着浓密的体毛,第一次看见女人黑里透红的地方,张俊华的呼吸显得相当激烈。

当张俊华还没有来的及回过神来,谢雪铃已经把手伸进张俊华的内裤,握住张俊华那硬的有点发痛的阴茎,慢慢的搓弄它,奶子整个的顶住了张俊华的胸口,张俊华几乎快要窒息了。

当谢雪铃把张俊华的内裤脱下时,张俊华直挺挺的肉棒就昂首向前的雄雄顶出,涨成赤红色的肉棒,在她轻抚下更加的坚硬勇猛。一手托着张俊华的根部,另一之手却灵活的把玩张俊华的两颗蛋蛋,一波一波的热浪从下体涌出,从脊椎直贯脑门,张俊华已受不了这种刺激,感到一股液体澎湃的要从龟头冲出。

张俊华极力的夹紧屁股不要射精出来,谢雪铃大概是看出了张俊华的窘态,双手离开了张俊华的肉棒,开始用香皂涂抹她的身体。

“你在坐到小凳上去。”谢雪铃打开莲蓬头将张俊华淋湿,并告诉张俊华。

张俊华以为谢雪铃要帮张俊华抹香皂,没想到她开始用涂满香皂的阴毛帮张俊华擦背,从背部、肩膀、胸口,自然而然的张俊华躺在地上让她骑在张俊华上面帮张俊华刷下体,那种用阴毛服务的洗澡,又比只用手帮张俊华上皂技巧要高明多了,也另张俊华兴奋的飘飘然去尽情享受。

谢雪铃含了一口热水,张俊华正疑惑要干什么时,龟头已感到一股热流回荡其间。含住张俊华的龟头,用舌尖缓缓的缠绕,轻轻的舔,和这热水来回刺激,这次张俊华真的档不住了。

一阵强烈的刺激立时从下体溢入脑中,那是一种突如其来,连张俊华自己都无法防备的刺激,短暂而强烈。阴茎强而有力的在她嘴里抽送,一阵一阵的液体从龟头冲出直入她嘴里,她手握住根部亦不停的来回抽动,让阴茎受到更猛烈更持久的刺激,全身的肌肉也紧绷到极点,血液几乎完全集中在下体,去感受那人间至上的肉体欢愉。

当抽送逐渐减缓、减缓,张俊华也精力放尽塌在地上。她露出一副满意的笑容,吸允着败战公鸡般的龟头上最后一滴精液,仰起头来一股脑的把口里的热水和张俊华的精液吞下。

“你还行不行啊?我们再来一次?”

张俊华动了动身子,四肢却根本不听使唤,真的是纵欲过度了。苦笑一番,摇摇头。

她也不作声,一双手已攫住了张俊华的软弱的淫棍棒,任意的恣玩。张俊华全身无力但阴茎却在她的摆弄下迅速勃起,甚至还感到勃起时的辣辣痛苦。

当谢雪铃的舌尖在龟头缠绕时,一种兴奋夹着痛苦涌上来,真说不上来是快乐还是难过,她骑到张俊华身上,用她女人的优势让张俊华进入体内,忘情的自顾的摆动起来,这时阴茎传来的不是快感了,而是一阵一阵的痛楚,这简直是被她强暴嘛。

“好啊!你想强奸我,先让我好好的干你吧!”

张俊华粗暴的咬她、抓她,用力的攫住一对玉乳大力揉弄,猛然咬住乳头让她发出惨痛的叫声,张俊华已丝毫不再怜香惜玉,顶开她用力夹紧的大腿,让阴茎在她体内胡乱的冲撞,用坚硬的棒子捣破最软的肉壁,用睾丸撞击最私密的部位。

张俊华俯身压住谢雪铃的身体,手掌一边一个地捏住乳房,将张俊华的脸埋入她的乳沟,然后双手将她的玉乳靠到张俊华的双颊,去感受这美妙的触感,贪婪地吸取发自美丽乳房上阵阵浓郁的乳香。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逐渐膨胀的半球形乳房摊开在张俊华的眼前,粉红色的乳头挺立在爱抚渲大的乳晕上,强烈地散发出饥渴的电波。

坚硬的肉棒挤开谢雪铃潮湿的阴唇,肆无忌惮的进入阴道,温软的肉棒进去后是一种黏滑的感觉,加上一点类似手掌略微紧握的压迫,还有一种热度的包容。坚挺的肉棒插进她并拢的大腿中,承受着阴部浓密的毛感及龟头被夹住那种即将爆发的欲火,张俊华更加狠狠地捏住那两片肉臀,狂暴地使她的私处更加靠紧。双手施力在她的臀上,使她大腿细嫩的皮肤上下撞击张俊华的睾丸。

“哇!啊!痛!死人!不!不!要!要!嘛。”

她的叫声一声尖过一声,早已分不清是快乐的叫春,还是痛苦的求饶。一次又一次的抽送,下体传上来也分不清是快感还是剧痛,张俊华只知道他要狠狠的干她,谢雪铃这个性欲骚女人。

“不要!不要!我不要啊!”

张俊华抓住她双手,让她动弹不得,双腿用力撑开她过度紧绷的大腿,更猛乱的用肉棒撞打她的阴核,用龟头挤压她的阴唇。虽然张俊华没有强暴过任何人,甚至在今天之前没有做过爱,但是这是男人的本能。而她已由叫喊转为哀嚎。

“我!不要了!我痛!啊!受不了了!你放了我吧!”

张俊华睁眼偷看她脸,她似乎早已没有刚才那种痛苦表情了,反而很陶醉的用手指放进嘴里吸允。

“啊!我不要!不要玩了!你不要再插进来了!痛死了!唔!唔!哼!哼!快点!慢点!啊!重一点!慢!啊!啊!插深一点!大鸡巴哥哥!用力!快一点!哼!嗯!”

“哎呀!美!我要!要同你玩再用一点!把我的小淫穴插烂!啊!”

“你真是个骚货,今天我决不饶你。”

“唔!唔!哼!哼!啊!大力!点!慢!哼!哼!深一点!啊!插死我了!哦!”

“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极!我要丢了!快狠狠!干!快转!猛力!磨!丢!要! 丢了!再转!快磨!丢了!我!出来了!啊!我!爽死了!出来了!啊! ”

张俊华恶狠狠的把肉棒再一次猛插入阴道,听到她舒爽的浪叫声音,却更燃起张俊华的性欲,他握着奶子更用力摆动下体,让谢雪铃一声一声的大叫,直到下体不住的紧抽紧抽,知道即将要出来了,挺身抽出阴道,谢雪铃张开她的口,让阴茎在她口中喷洒、浓稠的液体灌满整嘴,才满意的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