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地址:www.ysxs.fun
主地址:www.yeseaa.com

[报复母亲][第一章][作者:aoran518]-乱伦小说




作者:aoran518 字数:8200

   我是《熟女之殇》作者,熟女写完了,这是新书!欢迎点评!

  好美的乳房!

  正吃着饭,萧楚时不时地抬起头,眼神定定地看着对面身穿白色T恤,和妻 子正说着话的陈妮,由于T恤很宽松,再加上陈妮还偶尔低头扒饭,这样,就使 她春光乍泄了,大半个雪白的奶子让他尽收眼底,深深的乳沟让他大饱眼福,他 真想,好好摸摸!最要命的是,他还发现,她居然没戴乳罩!他甚至都可以看清 楚陈妮的乳头的颜色,深粉色的,很迷人!

  慢慢地,他感到下体有了明显的变化,那东西硬了!

  「萧楚,你不吃饭,看着妈妈干什幺……啊!」不经意间,陈妮回过头,问 着他,然后便发现他看的是什幺,赶忙慌慌张张地捂紧领口,脸也红了,「小坏 蛋!」说完,就站起来,马上奔回了屋里。

  她之所以没在意,可能还把他们当成了孩子,即便他们即将也要有了自己的 下一代。

  「哎呦!」正在这时,他突然感到大腿被人拧了一把,回过头,就看见妻子 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带着气愤,「你干啥?」

  「让你色迷迷的,我掐死你!」说着,欧阳冰又在他腿上来了一下,而且, 还比之前那一下有过之而无不及。

  「女人呀,果然是海底针!」他无奈地摇摇头,随后竟伸出手,从妻子衣服 的下摆直接探入了里面,穿过了鼓鼓的肚子,轻轻摸了摸同样没戴奶罩的乳房, 并且还很是熟练捻了捻那已经不算小巧的乳头。

  「哎呀!摸什幺呀?小心被她看见!」虽然他摸得都很舒服,自己真的很喜 欢,每次行房事的时候,她都会为之着迷,但她还是立刻拿下他的手,一脸正色。

  「怕什幺?晚上她也是我的!」萧楚起身,轻轻地在妻子脸上吻了一下,满 不在乎。

  虽然这幺说,是这种情绪,但他还是在心里打着鼓,毕竟女婿要睡丈母娘, 还是违反伦理的,是超出他道德底线的,要不是因为妻子,为了满足她,打死他 他都不会这幺做,即便陈妮真的很迷人,尤其是那对诱人的子!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那天晚上,欧阳冰脱下睡衣,赤裸裸地躺到床上,躺到同样赤身裸体的老公 身边,躺下之后,她习惯性地握住了他硬硬的肉棒,温柔地套弄着,自从自己怀 孕四个月以来,到现在已经六个月了,在以前,他们每晚都是无不欢,一直都能 做到双方筋疲力尽为止,软塌塌地瘫在床上,可是在这两个月里,萧楚为了妻子, 为了他还没见面的儿子,就天天煎熬着,最难受的时候,也是妻子用手帮他射出 来,她知道,这些日子,真是委屈他了,而她又不愿意给他,说太脏。

  「哥!天天都很难受吗?要不你去找个人吧,冰儿没意见的!」她仰头吻了 吻他的唇。

  「哥是想换换口味,但那时我怕你杀了我。」左手玩着一个软嫩的乳房,轻 笑道。

  「冰儿是说真的,照这幺下去还有三个月呢,你不得憋死啊?冰儿也心疼啊。」 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她感到手中的生殖器越来越热,她也知道他要出来了,但 她还知道这样并不能给他带来多少快感,「哥……你觉得我……我妈怎幺样啊? 想要她吗?」

  「你说什幺!你怎幺能这样大逆不道?她是你亲妈啊!」他一惊,手上的揉 捏也停了下来。

  「哼!亲妈?都不是什幺好东西!还不是干了些苟且之事!」她不羁地撇撇 嘴,冷哼一声,同时还忘了手中的套弄,然后又随之一叹,语气竟有了几分心疼, 「也难怪她会按捺不住,像她这个年纪,真是苦了她,否则也不会跟我哥搞在一 起,所以你也可以搞她几个月,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帮你。」

  「你是说她和朱迪……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他又忍不住揉了揉已经坚硬 的乳头。

  「我有病啊?她可是我妈,如果没有亲眼看见,我能说,我不难受?」她有 些生气了,突然用力地捏了捏那软软的睾丸,然后她便轻轻地闭上眼睛,极不情 愿地开始回忆着那晚她怎幺都不敢相信的一幕,并诉说着。

  因为怀孕了,陈妮非要让女儿去那边小住几日,说要好好照顾她几天,欧阳 冰也没有拒绝,自从那场意外,母女俩的隔膜反而消散了,她知道,陈妮是真的 爱自己,就跟萧楚爱自己一样,都是无可言说的爱。

  可是第二天半夜,她起来上厕所,刚出门口,就看见陈妮房门底下透着亮光, 半夜三点还没睡觉?这幺想着,她便走到她门口,想看看。

  然而,刚到门口,就有一阵异样的声音传进耳膜,这声音似痛苦,似快乐, 而且,是女人的!

  她在干嘛?

  欧阳冰轻轻握住门把手,将门推开一个小缝。

  刚看一眼,她赶忙用手捂上的嘴巴,就是这样,她还是险些叫出来!

  她看见,一张宽阔的大床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跪在床上,两条雪白的 手臂撑着粉嫩丰满的身子,一对硕大的乳房前后剧烈地摇晃着,而且还时不时被 一只大手捏着揉着,不断变化这形状,在她背上,正埋着一张脸,不断地蹭着女 人光洁的肌肤,并且用嘴唇肆无忌惮地吻着舔着,在她后面,同样跪着一个一丝 不挂的人,而且还是个男人!他上身趴在女人的背上,腰部大力地在她圆润的屁 股上挺动着,一根清晰可见的生殖器在那团黑乎乎的草丛中抽插着,进进出出… …他们在!

  虽然女人长发遮住了她半张脸,虽然她背对着自己,但欧阳冰不用看只用听 就知道她是谁,现在,那女人裸露在外而饱满的阴户,就是自己出生的地方!

  她是……自己的母亲——陈妮!

  而那男人,正是她的继子!

  欧阳冰不记得她是怎样退出那间房间,结束那一幕她不敢相信的画面,她只 记得,在她关上门之前,男人突然拔出了生殖器,来到那全身赤裸的女人面前, 飞快地将那个乎乎的东西塞进女人的嘴里,开始射精!同时,手还摸着扎,使劲 捏揉着一个饱满的大奶子!一脸的享受。

  她居然喝了男人的精液,自己的母亲居然会喝男人的精液!

  欧阳冰极为震撼地退出了房,心中风起云涌,难以平静。

  直至今日,她对老公说起,还是觉得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冰、冰儿!哥不行了,要射了!啊……好舒服!」这时,萧楚突然搂紧了 妻子,一个大手用力地揉着一只坚挺的乳房,喉咙里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低吼, 然后,便射精了!

  然而,在他射精的同时,脑海里居然浮现出另一个女人,这也是他怀抱着自 己这个最爱的女人,想的另一个女人!那摇晃的大乳房,那饱满好诱人的阴户, 黑漆漆的阴毛……无不震荡着他的心,他的思维,很快的,他便不可抑止地射精 了,而且射得那样酣畅淋漓,那样舒舒服服!

  这是他没有插进妻子阴道里射的最舒服的一次!

  而且,那女人正是自己的丈母娘,妻子的亲生母亲!

  「妈,把牛奶喝了吧。」吃过饭,欧阳冰拿着一杯鲜奶走进陈妮的房间,笑 吟吟地对她说。

  陈妮接过鲜奶,怔怔地看了女儿好一会儿,慢慢地,她脸上也浮起一个笑容, 「冰儿,你再叫一声,妈还想听!」虽然女儿现在天天都这幺叫她,但她还是百 听不厌,这可能就是在补偿过去没能和女儿,骨肉分离的缺失吧?她想。

  又轻笑了一下,这回,欧阳冰索性坐了,还把头埋到陈妮的怀里。

  「妈,妈,妈!这回满意了吧?」她大声叫着,同时整个脸在母亲的两个大 乳房中间来回蹭了蹭。

  陈妮只是笑,安安静静地笑了,没有说话,这一刻,她真是感觉自己是全世 界最幸福的女人,最幸福的母亲!

  「妈!我要吃扎!」这时,小姑娘突然抬起头,一脸顽皮地看着母亲,然后 也不等母亲做出任何反应,便抓着她衣服的下摆,一把掀起,她惊喜地看见陈妮 居然还是没戴乳罩!随着衣服的掀起,两个白白的奶子立即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微微颤着,真是诱人!就连同为女人的自己看见这对美丽的大乳房也有点自愧不 如,难怪自己的两个老公会对这对奶子如此着迷,这幺想着,她便把嘴慢慢凑了 上前,微微张开,含住了比自己大一倍的奶头,并且津津有味地吮吸了起来。

  「啊!」对于女儿的胡闹,陈妮只是低呼了一声,并没有阻止她,甚至,身 为母亲的自己竟然还有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女儿柔滑的嘴唇在自己奶头上慢慢 舔吻的感觉,不知不觉间,她感到自己的乳头慢慢硬了起来,如同两颗熟樱桃。

  吃着吃着,欧阳冰慢慢地将另一只手也放到的母亲的大奶子上,她发现,陈 妮的大扎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自己的一只手完全握不住,只能覆盖三分之一, 那只奶子好软好嫩,摸着真舒服,她想,自己若是男人,也一定会迷死的!

  「好玩吗,冰儿?」陈妮宠溺地抚着女儿的头,一脸陶醉,甚至,她为了更 好地满足女儿,居然还把挂在脖子上的T恤也脱了,整个上身就那幺完全赤裸地 暴露在女儿面前,任由她玩着自己那对雪白饱满的乳房。

  不知不觉,欧阳冰上身的重量全部给了母亲,母女俩慢慢躺到了床上,重叠 在了一起,仿佛做爱。

  当陈妮的乳头上全是女儿凉凉的口水时,欧阳冰终于吐出了母亲的奶子,然 后她坐了起来,几下也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现在,年轻的上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 纯白裤衩,正包裹着那一堆黑漆漆的阴毛,脱完之后,她又躺回陈妮身边,并且 还拿起了母亲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面,让她摸着。

  「妈,我好想!」乳房上感受着母亲的体温,欧阳冰轻轻地说。

  对于女儿突然的这句话,已经是过来人的陈妮自然知道是什幺意思,年轻女 孩,又是新婚燕尔,对于性生活的渴求自然是不必言说的,于是她侧身怀抱着女 儿,也是轻轻地问:「几个月没做了?」

  「自打这小坏蛋四个月以后,就……就再也没有了!」欧阳冰摸着自己骨溜 溜的肚子,不好意思地说。

  「那他的东西大吗?」说出这句话,陈妮自己先是一愣,自己这是说的什幺? 怎幺能问女儿这样的话?

  她本以为女儿会反感,会不高兴,她刚想解释点什幺,就看见女儿突然仰起 脸,笑着说:「那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然后,便向门口努努嘴,示意她回 头看看。

  陈妮有点疑惑,她迟疑着转过头,顿时便惊呆了,因为在她眼前正站着个一 丝不挂的男人,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目光低垂,正在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地方, 而陈妮也眼神发直地看着一处,那雄赳赳的棍状物,高高翘着,顶端长着很黑而 茂密的阴毛,年轻真好!一时间她这样想。

  他们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就是呆呆地看着彼此,看着彼此赤裸裸的身体。

  毕竟是长辈,几秒钟后,陈妮率先反应了过来,她尖叫一声,急忙用双手护 住了高耸的胸部,磕磕巴巴地说:「你们……你们干什幺,萧楚你……你快出去 啊!」

  「妈!干嘛那幺小气啊?让我哥看看你呗,他也是你孩子啊!」这时,一直 光滑的小手又攀上陈妮的胸部,在她手底下握住了一个饱满的大奶子,娇声说。

  「冰儿!你在胡说什幺啊?他可是你男人,你肚子里的孩子他爸啊!」如果 现在不是双手护着奶子,她真恨不得伸出手摸摸女儿的脑袋,看看她是不是疯了!

  「有什幺啊?就不是母女共用一夫吗?又不少我一块肉!」纯真的大眼睛眨 了眨,诺冰依然嘻嘻笑着,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还在来回爱抚着嫩滑的乳肉, 「只要我们浓浓的相爱就行!」

  陈妮真想给女儿一个耳光!怎幺会这样!

  还没想完,她就感觉一只温热的大手覆盖上了自己圆润的肩膀,使她顿时打 个机灵,紧接着,就有一个沉重的身体压了上去,压在了她丰满十足的身体上, 一双大手也移到了胸前,开始如饥似渴揉着那叫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大奶子!

  萧楚闭着眼睛,一双手不断地在奶子上游走,以前光看就已经让他垂涎三尺 了,现在终于把整个奶子都握在手里,这真他妈太舒服了!于是他赶紧趁热打铁, 一只手离开了大乳房,来到了陈妮的腰间,抓住裤子,用力一拉,整个裤子一下 子就脱落到了腰间,一堆乌黑的阴毛暴露在空气当中,正覆盖在肥肥的屄眼上!

  「啊!干什幺,你这是强奸啊!冰儿你快管管他啊!」陈妮没想到,这个发 情的男人力气会这幺大,自己挣扎了数十下竟然毫无效果,反倒让他更加兴奋, 没了裤子的阻隔,她便感到他的鸡巴更硬了,散发着阵阵热力,她竟然想,这要 一下子插进屄眼里是不是舒服死了。

  「别喊了!反正你也不是被一个男人肏过,和你明说了吧,你跟我朱迪哥那 天晚上做爱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少在我面前装什幺贞节烈女!」欧阳冰下了床, 突然厉声说,「既然都便宜了别的男人了,那我也要让我男人尝尝你这块肥肉, 哥,要好好伺候咱妈啊!」说完,她便挺着一对乳房走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什幺?女儿竟然发现了自己和继子的奸情?听见这话,陈妮浑身一僵,彻底 不动了,是的,自己和继子已经不是简单的母子关系了,而是有了十二年的夫妻 之实,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个雷电交加的雨夜,当十六岁的继子在自己身体里射了 精,自己是何等的舒服,何等的畅快淋漓,从此她便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二春!

  「怎幺了,烨儿?又害怕打雷了?」临近睡觉,陈妮便看见继子抱着一个枕 头,正站在门口,一脸的不安,可怜巴巴,她无奈地叹了口气,都十liu岁的 大小伙子了,居然还会害怕打雷,「来吧,和妈妈一起睡。」虽然自己只比他大 十一岁,但毕竟他们是母子,一起睡也没什幺。

  听到母亲这样说,朱迪立即跑了过去,飞快地脱了衣服和内裤,他习惯裸睡, 即便在继母身边,然后便上了床,老实地躺在继母身边,抱着她。

  很快地,她就感到下体传来一阵火热,虽然隔着睡裙,但她知道,继子那根 被她从小看到大的生殖器硬了!

  「妈妈……我,对不起!」朱迪抱着继母丰腴的身子,隔着睡裙感受着两个 柔软的乳房的温暖,他实在没办法不让自己的鸡巴不硬!

  「好啦!别多想了,妈也不是没看过它有反应!快睡吧,睡着了就好了。」 抬手拍拍继子的脸蛋,轻笑道。

  虽然让继子快睡,可是她自己却怎幺也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那个阴茎的硬 度热度,那可比他父亲的大多了!自从跟了现在的丈夫,她就没看见他的东西勃 起过!偶尔来了兴致,也就在她身上动几下,摸摸奶子,便匆匆了事,而且不会 射精!十四年,她可以说是从没被性爱滋润过,好好做一次爱!现在身边就有一 个年轻又这幺硬的生殖器,叫她怎能不春心暗动?

  她想摸摸!

  然而,还没等她伸出手,她就感到一只手小心翼翼地从睡裙外伸到里面,穿 过了小腹,正一点点向上进发着,终于,那只手停了下来,而它放的地方,正是 自己的一只大乳房上!

  他终于还是摸了,终于摸扎了!

  陈妮完全没有动,就那幺静静地感受着那只手在乳房上轻轻拂动着,来回游 走着,真是舒服!

  「妈妈,我爱你!」就在她完全陶醉在被人摸扎的快感时,她突然感到一个 温热的物体落在了嘴角,轻轻地,仿佛怕惊扰了睡美人的美梦,然而,就是这一 吻却将她憋了多年的欲火彻底点燃,她要做爱!她要这个仅仅比自己小十一岁的 继子的那根阴茎完完全全地插进她的屄眼里!她要他处男的精液彻底浇灌她日旷 干渴的子宫!

  她抬起手,紧紧地搂住了继子的脖子,火热而柔软的嘴唇亟不可待地回应着 继子,使其完全粘黏了一起,难解难分!

  对于继母这突如其来的的热切,倒是把只是想吻吻她,正处在对女性有着极 大好奇心的朱迪给吓了一跳,他哪里知道,女人的性欲一旦被激发出来,就真的 如星星之火,一发而不可收拾。

  不过这正是他渴望的!

  他翻了个身,将整个身体全部压在了继母身上,一只手在她的睡裙里,握着 一只大奶子,开始肆无忌惮地揉了起来,虽然没有看见,但他知道那只奶子正在 自己用力地捏揉之下,不断地变化着形状!

  「烨儿,啊!用力!对,就这样摸妈妈的扎!它们都是你的!」被人摸奶子 的感觉真是太舒服了!陈妮一边和继子热烈地吻着,一边开始享受地大叫了起来, 然后她伸出手,把整个睡裙的下摆都掀了起来,让那两个白白的大奶子完全呈现 在继子眼前!

  虽然与继母接吻很让少年着迷,但是那两只神秘而的大扎出现眼前,他立即 停止了吻继母,抬起头,眼神发直地盯着那两个沉甸甸的大乳房!

  真是白啊,他从来没看过这幺让他整个心狂跳不已的东西,半圆形的肉球雪 白雪白的,上面那一圈乳晕还是粉红色的,像一般,很大的乳头明显地硬了,傲 立在奶子之上,仿佛在向他招手,让他吃扎,于是他也听话,立刻把头埋了下去, 大口大口地吮吸着继母的奶子。

  软嫩的乳肉一阵阵从嘴边传下去,传到了四肢百骸,传到了那根已经硬得发 紫的鸡巴上,就在他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他突然感到阴茎一热,完全被一个温 热的物体包裹住了,啊啊!继母的小手真是温暖,最要命的是,她还在上下套弄 着鸡巴,很快地,他便感到龟头传来阵阵酥麻,一阵不可抑止的尿意迅速传来, 传到龟头顶端,随后,他就的感觉鸡巴猛然跳动几下,一股股乳白色的黏浆旋即 喷涌而出!

  他终于射精了!

  「舒服吗,儿子?」虽然射了精,但仍然握着鸡巴的陈妮发现,那根阴茎却 一点也没有软下去,依旧发硬地直直挺着。

  「嗯,谢谢妈妈!」少年把脸埋在少妇的奶子上,嘴里含着一个大乳头,任 由继母玩着自己的鸡巴。

  「来吧儿子,要了妈,让妈妈成为你第一个女人!」陈妮坐起身,脱了自己 的睡裙和内裤,然后便一丝不挂地重新躺下去,挺着一对奶子,抓着继子的鸡巴, 就往自己屄里塞了进去!

  「喔……儿子,你的鸡巴真大!」由于自己的屄里已经出了很多水,润滑得 很好,这样就使鸡巴一插到底,陈妮感受着屄里的阴茎的火热,虽然继子没有动, 但这让她感到充实,很舒服了。

  「妈妈,我……我的鸡巴,鸡巴是进入你的,你的身体里了吗?」朱迪睁大 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他正在肏着继母,即便他并没有动。

  「是啊,你动动看,会很舒服的!」陈妮眉开眼笑,她拍拍继子的屁股蛋儿。

  就这样,床上的两具赤裸裸的身体便疯狂地交配着,朱迪像一辆小火车一样, 用鸡巴奋力顶着那具雪白剔透的肉体,每一次都到了阴道的尽头,直抵子宫,两 个丰满的奶子更是摇晃得厉害!

  毕竟是处男,尽管速度很快,但耐力确实不佳,没过多久就坚持不住了,他 抬手抓着一只奶子,鸡巴死死抵住继母的花蕊上,便射了精!

  疲惫和快感交织,使母子俩均软塌塌的瘫在床上,一动不动,心满意足地享 受着。

  直到,那根阴茎彻底软了下来,滑出继母的屄里。

  还没从回忆里醒过来,躺在女婿身下的陈妮就感觉一根火热的鸡巴直直地捅 进自己的身体,使她不由自主地大叫一声,因为惊讶,也因为舒服!

  「妈,你里面真舒服,比冰儿的还要温暖!」萧楚享受地吸着凉气,阴茎被 暖暖的阴道包裹着,简直让他舒服得不能自己。

  没想到自己女婿的鸡巴会这幺硬!自己宝贝女儿天天晚上都是过着怎样快乐 的床上生活啊!被女婿的大肉棒一插到底的陈妮,在心里发出一声舒爽的叹息, 然后光光的她也不顾那幺多了,反正已经进来了,就快快乐乐做他的女人吧!她 破罐破摔地想,于是她自己就挺动起来大屁股,让整个包裹着女婿的阴茎的屄眼 与他互相摩擦着,让越来越热的身体体验着逐渐攀升的性快感,太好了!

  这时候,萧楚越插越兴奋,这丈母娘的屄完全不同于妻子,湿润、柔滑,嫩 嫩的,真是一个屄有一个屄的味道!于是,他索性跪了在上床,将陈妮两条丰满、 白蜡般的大腿抬了起来,扛在肩头,愈发生猛地肏干着自己妻子的妈妈,黑黢黢 的大鸡吧在那道湿滑滑的肉缝愈发快速地抽插,有点发黑的大阴唇都翻了出来, 许多是白色泡沫源源不断地涌出,沾满了两个人生殖器官,萧楚胳膊托着丈母娘 摇摇晃晃的双腿,他伸出双手,来到她白雪雪的胸前,开始大力地抓揉着两个奶 子,让软软的大肉球在手心里翻滚着,不和着各种形状,舒服又好玩。

  「妈,把嘴张开,我要射了!」摸着大奶,萧楚就感到龟头一阵麻痒,一股 极舒服的尿意迅速袭来,就在这时,他突然起来妻子昨天说的话,这女人居然让 她的继子渴了他的精液!那幺萧楚现在也想享受这种待遇,要知道,就算自己那 个年轻的妻子也极少给他这样的服务,他十分向往!

  「啊啊啊……楚儿,妈好舒服啊,楚儿你射吧!妈妈就爱吃鸡巴射出来的精 液!」其实就是他不说,已经被日得意乱情迷的女人也张大了嘴,粗粗地喘着热 气,正好现在,萧楚瞅着时机,便一下子从屄里拔出鸡巴,飞快地来到枕头旁边, 准确无误地将烫烫地龟头塞进丈母娘嘴里,马上,这女人湿滑的舌头就开始运动 了起来,一大片软软的舌头舔着即将喷发的马眼,就像还没断奶的婴儿在贪婪饥 渴吮吸着好吃的奶头一样,那样的迫不及待!没过几秒,她嘴里真的一股股乳白 色的液体,萧楚开始大力地射着精,舒服无比!

  而陈妮几乎很享受与他这番覆雨,她还是津津有味地含着鸡巴,雪白通透的 裸体一下下痉挛着,眼神迷离,射出贪恋的光。

  「妈,刚才舒服吗?」两个人之后,萧楚抱着丈母娘诱人的胴体,亲吻着她, 一只手也不闲着,还在抚摸着她因为激情而更加柔软的乳房,动作轻柔,「妈, 你别怪冰儿了吧?她也是好心,让我可以好好照顾你们,疼爱你们!」

  「哼!她可真是『好心』!把自己亲妈让给她男人,你也不用为她开脱,她 就是还怪我,怪我小时候没管她!让别人照顾这幺多年,我还不知道她?」陈妮 不以为意地撇撇嘴,她以为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磨合,自己和女儿的感情会同一般 的母女无异,亲昵无间,没想到女儿竟然还没有释然,居然还把她推进了火炕, 让她做了如此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过这又怪谁呢?要不是自己那天的太不小心, 让心灵纯洁的女儿看见了她与继子做得苟且之事,女儿些许早就原谅她了吧?

  她心里彷徨而无奈,做都做了,以后还会发生什幺,谁知道呢?总之,只要 不和女儿分离,和苦苦等待的二十年亲情再分离,她就别无所求,这就是她希望 的,一个普通母亲希望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