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地址:www.ysxs.fun
主地址:www.yeseaa.com

131章 出轨男女医院遇上

    131章出轨男女医院遇上

    “我操他娘个逼!”曾小天大骂,“那俩王八蛋现在去哪里了?我整死他们!”

    波波说:“保安逮住他们,后来110过来,拷他们去派出所了,还给喊了120急救车,我陪阿狗来公司,也不敢跟他爹妈说,就想到你了!”

    我操!俩小孩进所子还有什么搞头?曾小天想出气都不行!

    波波是浙江人,他妈的浙江妞就是事多!大清早没事在家打炮不好?偏去唱卡拉OK,还是两口子唱,连个小姐也不能叫,阿狗这小子就是吃饱了撑的!

    见曾小天呼呼直喘粗气,麻雀拍拍曾小天说:“别的事先不想,等阿狗出急救室再说。”

    这小子就是平静,跟没事发生似的,不过也不怨他,他与曾小天认识得晚,阿狗认识曾小天较早,于是又通过曾小天认识了他,就算是死党也不及曾小天跟阿狗交情铁。

    奶奶的!阿狗每次被人欺负,哪次不是曾小天给他摆平?这回挨了五刀变成个血人,曾小天居然不在他身边?有他这种当哥的吗?曾小天一定要给他出这口气!就他妈一定!

    波波见曾小天脸色铁青,紧张兮兮地说:“天哥,你别生气,是我不好,我跟你认错。”

    曾小天只好强行一笑,摸摸她的头说:“不怪你,这事儿谁也不想,咱们在这等消息,阿狗应该熬得过去!”

    你小子可一定要熬过去,不然我曾小天跟你没完!

    这时候前面出现一人民警察,波波也认得,上前说:“李警官你来了?”

    那警察说:“你男朋友还在急救?这两位是你朋友吧,正好,你跟我去派出所走一趟,我做个笔录,只要把当时的情况说清楚就好。”

    曾小天上前问道:“这位警官,那两个小孩是哪里人?干什么的?”

    警察说:“是两个中专生,一个十八,一个十九,昨天玩了个通宵,喝得醉醺醺的,押到派出所还没醒酒,现在才知道自己捅了刀子,吓得话都说不出来。”

    曾小天说:“他们住哪儿?家里做什么的?”

    警察瞪曾小天一眼:“干什么?你可别想报复寻仇,否则连你一起抓。”见曾小天脸色难看,他口气一缓,又说,“你放心,捅刀子那小混混早有案底,这下逮个正着,至少也要坐几年牢,不会亏待你朋友的。”

    靠!十八岁的小孩哪怕关十年出来也就二十八,蹲笼子有个毛用?

    波波对曾小天说:“天哥,你帮我看着,我去做笔录,很快回来。”就跟警察走了。

    曾小天和麻雀等了二十分钟,急救室门开了,曾小天冲上去拉住医生问:“情况怎样?”

    医生戴个口罩,瓮声瓮气地说:“刀子扎得不深,只戳穿了肺叶,肺里稍微有点积水,其它没什么大事。就是失血过多,要好好调养。”

    我操!我操!我操这个可爱的老天!我操这个美丽的世界!你奶奶的太够意思啦!

    曾小天和麻雀哈哈大笑,把推车上的阿狗给吵醒了,这小子鼻孔里插一根氧气管,对曾小天招了招手动了动嘴,跟垂危之人要交代临终遗言似的。嘿嘿,你都没事了还装个屁?吓唬谁呢?

    曾小天凑过头去,笑道:“阿狗啊,挨刀子啦,滋味不错吧,哥们还没挨过,给说说心得体会啊?”

    阿狗吃力地笑一笑,轻轻说了三个字:“别怪她。”

    小护士不让曾小天打扰阿狗,推他去病房了,还让他们给办住院手续。

    麻雀去付钱,曾小天还在那儿愣着。

    别怪她?

    曾小天知道阿狗的意思,他最怕曾小天骂波波,事事都要给她扛着,就连背上挨五刀流了满地的血痛得浑身哆嗦说话都像吐遗言,他心里头记挂的还只是她一个。

    你总说你活着不痛快,但其实你是最痛快的,你心里头揣着的那份深情,哥几个没人比得上!

    阿狗,哥们羡慕你!

    麻雀付完钱就走了,说还有个客户要见,明天再来看阿狗。曾小天知道他其实是嫌身上油腻腻的太难受,想去洗个澡。

    去病房呆了半小时,阿狗睡得跟死猪似的,波波回来他还没醒。曾小天走出病房,给阿狗他姐打个电话,说:“姐,阿狗在市一医院,没大事,你别跟二老说,悄悄出门来看看他,钱都付了,你什么也别带,就这样。”

    他姐今年四十岁,离婚几年,一人带个十三岁的女儿,打工也就两千来块一月,生活挺艰难。她是看着阿狗长大,小时候阿狗考试不及格还是她冒充家长签的名,后来认识了曾小天,她也把曾小天当成她弟。

    不打扰阿狗小两口了,曾小天告辞离开,走到住院楼下花坛边,想半天不知该干什么,这会儿也没心情去自己医院,索性哪也不去。在花坛边坐下,给每个哥们发一消息,说阿狗住院了,然后掏出烟一根一根地抽,脑子里啥也不想,就是发呆。

    大概一个多小时过去,脚边多了六七个烟屁股,曾小天又点上一根,才抽一口,眼前突然出现一双漂亮的小脚,曾小天抬头一看,居然是王小妮站在他面前。

    小妮怔怔看着曾小天一分钟,轻轻地说:“你来医院干什么?”

    没话说,我没话说,别理我,你别理我!

    小妮见曾小天神情呆滞,小心地问:“你……怎么了?”

    曾小天眼角一瞥,看见她身后十来米外站着一男一女,女的是肖瑶,男的戴一副眼镜,背上明显有伤,手里还拎着一袋药,正用一种幽怨无比的眼神看着曾小天。

    操!居然是小田鸡!

    原来小妮和肖瑶是来医院接小田鸡出院,巧得是这家伙居然也住市一。

    小田鸡是曾小天花了高价钱请来的,这一出戏演得很逼真!曾小天没有看错他!

    但是,奶奶的,事情办完了也就完了,干吗还要装作一副可怜相?让王小妮对他放心不下?这小子占了便宜还想干什么?难道真的受不了曾小天的那几拳几脚?曾小天下手的时候是控制过的啊?

    但是,小妮和肖瑶都在场,曾小天不便相认,加上今天兄弟重伤,没心情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于是曾小天吼道:“滚远点,都给我滚远点!”